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石头科技股价超1400元)

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

文 | AI财经社 牛耕

编辑 | 赵艳秋

“扫地茅”石头科技的股价再次创造了奇迹。

6月11日,石头科技股价达到历史高点1474.9元,居科创板首位。其市值则直逼千亿元大关,为983亿元。作为对比,在扫地机器人市场占有率是石头科技4倍的科沃斯,市值也仅有1100亿元。

过去一年,这只股票已经屡次让人大呼“看不懂”:2020年初上市即大涨85%,股价突破500元,成为科创板最高个股;2020年底,石头科技股价破千,成为A股里茅台之外第一支千元股,获称“扫地茅”、“疯狂的石头”等绰号。如今,其股价较发行价已上涨了2倍左右。

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

但与高涨的股价形成对比的是,石头科技并不被许多行业人士看好。有家电人士表示:扫地机器人行业已经饱和,并且实现的功能如同玩具,市场进入瓶颈期。此前扶持石头科技的小米,如今也调转枪口,培养它的竞争对手。而石头科技科创板IPO时自认有“核心技术”的激光雷达,多位激光雷达人士表示:“没什么技术含量。”

有分析认为,石头科技这一轮股价上涨,始于人们发现它的关联公司注册了“极石汽车”商标。但一家扫地机器人公司如何跨界造车?造车能支持高股价多久?行业人士给出了非常悲观的答案。

“‘扫地茅’股价若腰斩也太高”

“我认为就算石头科技的股价腰斩到一半,仍然是虚高的。”熟悉家电行业的产业经济分析师梁振鹏告诉AI财经社,“现在去购买石头科技股票的投资者,面临很高的风险。”他进而分析,一家营业额只有几十亿元的小公司,股价能达到1000多元,很不正常。

6月11日,石头科技的市盈率为62.21。作为对比,中国家电龙头美的集团市盈率为17.99。而美的的营收和利润并不俗。比如,2020年全年美的营收近3000亿元,净利润 近300亿元。即使与机器人企业比较,扫地机器人先驱、占据全球67%份额的iRobot,市盈率也只有16.99。

事实上,石头科技的增长已经显出颓势:2020年,石头科技营收45.3亿元,增长7.74%;归母净利润13.69亿元,增长74.92%。而此前几年,石头科技营收分别增长37.8%、172.7%和511.5%。

增长乏力背后不仅是石头科技的问题,也是整个行业都面临的瓶颈。根据奥维云网数据,2020年,中国扫地机器人零售额增长19.1%,2019年为2%,远低于此前3年平均39%的增速。“整个扫地机器人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发展速度已经明显放缓。无论科沃斯、小米还是石头科技,如果还想达到前几年的高增长,在扫地机器人行业是不现实的。”梁振鹏说。

其次,扫地机器人面临技术瓶颈。2020年初,#立扫把挑战#席卷社交网络,人们热衷于拍下自己扫帚的照片,才猛然发现扫帚至今未离我们远去。“人工智障”、“均匀把狗屎涂抹整个地板”,用了扫地机器人,人们纷纷抱怨,仍要用扫帚清扫边边角角,远未达到撒手不管的地步。

据AI财经社观察,扫地机器人的定位有些尴尬:一边是大城市有人拿扫地机器人逗猫,另一边则是三四线城市曾流行扫地机器人的攀比之风,如同旧时“三大件”,没有就矮人一头。但在耗尽消费者的第一波好奇心之后,扫地机器人的增长率已经不如手持吸尘器。

“它会不会把垃圾桶撞翻,或者卡进死角出不来,能不能清扫死角的脏东西,这些能力都有待改进。目前扫地机器人买回家以后,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在很长时间以内,它都代替不了手持吸尘器。如果技术水平没有突破,扫地机器人的寒冬肯定会到来。”梁振鹏说。

在扫地机器人遭遇天花板后,2020年2月,有媒体透露石头科技启动造车项目,但随后被石头科技否认。6月1日,石头科技股价5天连跌,损失102亿元市值之际,由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成立的“上海洛轲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极石汽车”商标,6月8日,石头科技股价立即反弹,开始迎来4日连涨。

对于石头科技造车,汽车行业分析师王冕告诉AI财经社:“要么是自掘坟墓,要么是概念炒作。小米能造车是因为有好几百亿元的现金储备,小米的年营业额也都过2000亿元了。新能源汽车的投入头3-5年就得几百亿元。石头科技这样营业额几十亿元的小公司,哪有钱造车?”如果动用了股市融来的几百亿,恐怕市值也会瞬间蒸发。

另一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创始人也表示:“扫地机器人跟无人车,即使是低速的物流无人车,从软件和硬件架构上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不存在升级的渐进路径。”据AI财经社了解,石头科技也并未对外招聘汽车相关人员。

对于石头科技,有投资者表示:“股王本身就是最大的免费广告”、“不讲武德”、“涨的头炫神迷的”。而股吧里鲜有人讨论业务。但在长期来看,什么业务能支持科创板第一高的股价,仍是一个问题。

成也小米,败也小米

正可谓“成也小米,败也小米”,在遭遇的天花板中,石头科技面临的最严峻考验,莫过于与小米“渐行渐远”后的挑战。

石头科技发展的每一步都与小米密切相关。2014年石头科技成立时,就拿到小米的相关投资,成为小米生态链的一员。“所以小米在供应链、设计理念、产品定义、销售渠道等方面,都给了石头科技非常大的支持。”梁振鹏说。

小米米家品牌的第一代扫地机器人交给了石头科技。而凭借小米的品牌和渠道,初生的石头科技更是迎来一段暴涨期:从2016年到2018年,营收增长16.7倍,净利润从-1124万元飙升到3.08亿元。2019年,石头科技营收增长37.8%,净利润则增长154.2%。

2020年初上市时,石头科技在招股书里写道:2019年1-6月,“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和“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分别占有国内LDS(激光雷达)全局规划产品线上零售额的27%和26%,合计53%,居国内第一。抱小米大腿让它迅速成为一个细分市场的老大。

但此后,小米扶持了更多的生态链企业,如追觅科技和云米,做扫地机器人。

其中,追觅科技从2018年到2020年的A轮到B+轮融资,小米集团和顺为资本都参与其中。而云米科技2014年的天使轮也是小米参与投资的,云米后在2018年赴美上市。

与此同时,米系资本也在小额减持石头科技。2021年2月22日石头科技上市满1年,超过40%股票解禁。顺为的持股从9.18%下降到8.89%,天津金米投资的持股从8.56%下降到7.89%。

公平来说,“去小米化”是很多小米生态链企业走的路:很多企业仅早期借小米品牌、小米渠道销售,此后开始推出自有品牌。对此,梁振鹏表示:“当发展到后期的时候,小米的生态链企业跟小米往往有竞争关系,比如小米的米家扫地机器人,以前是交给石头科技的,现在两者变成竞争关系,石头科技就失去了小米光环,股价很难维持上涨趋势。”

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

据AI财经社观察,目前,小米商城内共销售7款扫地机器人,其中只有米家扫地机器人1S是交给石头科技的,而米家扫拖机器人1C、1T、2C是追觅科技做的,米家扫拖一体机器人是云米做的。米家扫拖机器人G1干脆没有通过小米生态链,是小米直接找到代工厂深圳银星智能来生产的。

与小米渐行渐远之后,石头科技要自己开辟线上渠道。据奥维云网数据,2020年全年,石头科技的线上市占率为11%,排在科沃斯的40.9%、小米的15.7%之后。线下则全面失守,有媒体引用奥维云网2021年Q1数据,石头科技的线下市占率仅为0.31%。

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

根据石头科技的2020年年报,石头科技向小米通讯、小米有品两家关联公司销售扫地机器人,其中小米通讯占主要部分。而石头科技对小米通讯的销售额从2019年的14.4亿元,下降到2020年的4.2亿元,下降70%。这些减少并非如石头科技所愿,其原本预计的对小米通讯销售额为15亿元,而不是4.2亿元。

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

更像家电而非科技公司

与小米的合作问题,影响了石头科技的市占率和排名,那么石头科技的未来发展又如何?

科创板强调上市企业的“硬科技”属性。而石头科技的科技成色有几何?业内人士王鹏称:“石头科技没有什么技术壁垒。”他更倾向于认为,石头科技的快速发展,是赶上了前几年市场空白的好时候。

根据石头科技2020年年报,其研发投入占营收的比例为5.8%,与扫地机器人老大科沃斯的4.67%处于同一水平。作为对比,被石头科技列为可比公司的美国扫地机器人企业iRobot,研发比例在13%左右。因此常有投资者提出,石头科技的研发投入更像家电企业,而非一家机器人企业。

在招股书中,石头科技提出:自己是“国际上将激光雷达技术及相关算法大规模应用于智能扫地机器人领域的领先企业。”其自研了一款单线激光雷达,能覆盖直径12米的测距范围,扫描速度可达5*360°/秒。结合SLAM(同步定位和建图)算法,这成为石头科技的核心技术。

需要普及的是,扫地机器人最初采用“随机式路径规划”,扫到哪里全看运气。伴随传感器技术发展,扫地机器人开始用上惯性导航、视觉图像和激光雷达,作为“眼睛”;同时利用SLAM算法来在陌生环境规划路线。其中激光雷达的好处是看得远、成像精细,并能获取3维图像。

目前国内主流的扫地机器人如科沃斯、云鲸和米家都已经用上激光雷达。但它们用的激光雷达往往为单线,即只有一个光源,而如今火爆的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动辄64线,成像程度相差甚远;此外,汽车的雷达扫描半径可达100米以上,而扫地机器人的激光雷达半径通常只有5、6米。

石头科技股票购买最低手数

“扫地机器人这种单线的激光雷达,门槛低到什么程度?如果你是光电专业的本科生,毕业论文就可以做一个激光雷达。扫地机器人用,估计5米就够用了,根本不需要什么精度。”一家激光雷达公司的创始人刘彻告诉AI财经社。

刘彻进一步称:“其实我们也生产单线激光雷达,给一些公司做OEM,贴上他们的牌子,包括一些上市公司。”他表示,无论从技术还是成本角度,单线激光雷达都不是业内竞争的点。

那么石头科技为什么要自己做激光雷达,并列为核心技术?“因为现在激光雷达还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价格比较贵,然后体验好的厂家就那么几家。如果自研,只要人才充裕,很好搞,可以大大降低企业的成本。”一位激光雷达企业的产品经理张汤表示。

刘彻透露:“激光雷达的竞争,不是技术的竞争,而是产业链的竞争。就是说你能做出便宜又可靠的产品,然后对产业链有把控。一般是在光电有积累、做硬件制造的公司,经验会多一点。”目前,除了石头科技之外,科沃斯也在使用自研的单线激光雷达,并且打算在2021年推出长程激光雷达,满足更大范围的室内需求。因此,做激光雷达是比较大的扫地机器人公司的一个必备技能。

但将激光雷达从扫地机器人做到乘用车,让张汤觉得并不现实。“目前国内巨头主要是华为,然后是禾赛和速腾聚创,虽然人不是特别多,但体量也着实不小。”根据公开资料,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曾表示,“华为在武汉有一个光电技术研究中心,总计有1万多人,该中心就正在研发激光雷达技术。”而2021年初上市未果的禾赛,估值达到130亿元左右。

因此张汤表示:“如果说前两年还是百花齐放,那么现在头部效应已经很明显了。多线和固态的激光雷达,领先玩家就那么几家。”事实上,乘用车企已经通过投资绑定了领先的激光雷达公司,比如上汽、北汽和速腾聚创,长安和华为,小鹏和大疆。甚至部分车企在自研激光雷达。张汤认为,不太可能有玩家从后面赶超上来。

因为有技术积累,iRobot的产品售价能高达近万元,而中国公司仍挤在两三千元区间。

iRobot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olin Angle曾说:“虽然很多中国品牌的产品在全球销售已经有很多年了,但这些产品通常功能比较简单,价格区间也比较低。竞争对手和我们之间的差距,是iRobot将近30年的技术积累去形成的底层技术。”

“如果国内公司技术没有突破,在传感器方面没有领先,做高端化也是耍流氓,是虚假的、欺骗消费者的行为。”有扫地机器人行业人士表示。

那么,在扫地机器人红利期之后,造车尚未露出明确战略的石头科技,下一步到底怎么走才能维持它的高股价?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5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