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购买股票(毕业大学生买股票)

大学生购买股票

下午股市开盘后,依旧延续延续上午的强势。代表买入力量的红柱越拉越长,个股精彩纷呈,轮翻表演。沪钢股份走势异常稳键,每次在资金的推动下,创出盘面新高之后,就会振荡回落,当股价回落到当日价格均线上方,又会被资金拉起,叶子峰知道这是典型的洗盘手法,是为了洗出上方套牢盘,和持股心态不好的获利盘。

当每次股价被拉起之后又随即回落,这些筹码就会松动,这样通过筹码交换,提高市场整体的持股成本,从而减轻主力资金拉升时的压力。

整个下午,股市都呈现在一片红色的海洋里。直至收盘,沪市大盘以571点报收,大涨131点,涨幅为30%,成交量同步放大,成交2.65亿,是昨天的一倍。

而沪钢股份以84元,全天次高点收盘,大涨26.5元,涨幅46%。换手率也达到了11%。

收盘后,营业部的证券分析师在对当天盘面进行分析时,都充满了激情,大家的情绪被大盘和证券分析师激情的解说带动起来,大家无比乐观的看涨后市,真所谓,一根阳线改变世界观,更何况是一根超级大阳线。

虽然叶子峰乐观地看涨后市,但认为短线还需谨慎。从盘面上看,很多股票都接近翻倍,比如,沪钢股份,叶子峰通过高抛低吸,现在就有100%的利润了。如果明天大盘再继续上涨,那就是在短短的二天内,所以的股票都会翻番。再加上股票长期下跌之后,股民持股信心不稳,如有风吹草动,解套盘和获利盘就会蜂拥而出,必将给盘面带来巨振。

叶子峰并没有被盘面狂热的情绪所影响,他通过冷静地分析,给自己定下来了投资策略,就是中线乐观,短线谨慎。而明天的交易方式就是杀涨追跌,逢高卖出,逢低买入。

老陈在大盘收市后,也异常的兴奋,短短的二天时间,沪钢股份就为老陈带来了50%的利润。虽然老陈很兴奋,但还保持一份清醒。他决定不管大盘涨跌如何,他都会跟那股资金走,那股资金卖他就他,那股资金买他就买。

这时,龙头过来,坐在他旁边的位子上问:“老陈,没卖吧,卖了可以告诉我啊!”

“行。那股资金还没有走,如果走了,我一定告诉你。”老陈在龙头面前很有成就感。

“王大妈她们也买了沪钢股份,她们都说要跟着买卖。”龙头说的王大妈就是那个颇有姿色的大妈,在散户厅里人气很高。

“她?我不管,她买卖股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就行了!”老陈对王大妈没有好感,认为她凭着姿色在卖弄风情,老陈很是看不惯。

“行行行!老陈,你买卖股票可要告诉我啊!”龙头说完,就去和那堆大妈大爷打扑克去了。

收盘之后,骆轻雪就接到王小望的电话,说今晚请她吃饭,在新开的绿岛咖啡厅吃西餐,骆轻雪再三拒绝不掉,只好说晚上已约好人一起吃了。

“约了谁?告诉我,我帮你推了!”王小望霸道地说。

王小望霸道有他霸道的理由,王家家世显赫家,现在家主正如日中天,长子也主政一方,做为王家的长孙,从京都来到深市自然是倍受关注,虽然深市那些有头有脸的领导碍于身份,没有亲自出面宴请王小望,但都纷纷派出自己的晚辈,由晚辈出面宴请王小望,这些情份王家自然都会记下。还有那些局厅级别的人员,都通过关系巴结王小望,不是宴请就是唱K,只希望混个脸熟,期望王家能够记住自己,也好在未来的仕途有个好的发展。

所以,王小望来深市后还是比较忙的,应酬也很多。在再次见到骆轻雪之后,王小望被骆轻雪的美貌所震撼,他甚至给自己父亲说这辈子非骆轻雪不娶。王小望的父亲,那个主政一方的王省长也亲自给骆轻雪的父亲打电话,骆轻雪的父亲只好婉转地告诉他,晚辈的事情就有他们自己做主,做长辈的不干涉。

当王小望的父亲告诉他骆家的态度时,王小望满身兴奋,于是迫不及待地向骆轻雪表白,谁知被无情地拒绝。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拒绝过他,甚至很多女人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睐,从此攀上王家这棵大树。骆轻雪无情地拒绝让王小望感到颜面无存,但也深深地激起他公子哥的脾气。

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更何况是骆轻雪这么优秀的女孩子,王小望决定在深市开家公司,在深市呆下去,直到追到骆轻雪为止。开公司的手续自然有那些狐朋狗友去办,他就有时间天天缠住骆轻雪。

王小望越是缠着骆轻雪,骆轻雪越是反感,现在听到王小望无耻地说要帮她推掉饭局,骆轻雪气得将办公室的电话重重的扣上。

骆轻雪烦燥地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她知道王小望一定会在楼下等她,骆轻雪已经躲过他很多次了,看样子今天又要再躲一次了。骆轻雪突然想到刚才说已约人吃饭了,可其实骆轻雪根本没有约人吃饭,这只是个托辞而已。

那今天真的就找一个人去吃饭。骆轻雪想。

透过虚掩的办公室大门,骆轻雪看见叶子峰还在看盘。望着叶子峰熟悉地背影,骆轻雪烦燥的心不知不觉中就平静下了。突然一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而过,骆轻雪不由自主地自己都差点笑出声来。

骆轻雪轻轻敲着交易的大门,叶子峰闻声回头一看是骆轻雪,便打趣地说:“骆经理,别吓人好不好,我胆子很小的。”

“敢融资的人胆子还小,我看你胆子大的很呢。”骆轻雪说:“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也不怕鸡飞蛋打。”

骆轻雪指的是叶子峰将所有资金都压在沪钢股份这一只股票上,如果沪钢股份下跌,那可就损失惨重。

“我的鸡蛋数量太少了,要买这么多篮子来放,成本上不划算。”叶子峰解释道。“但至少现在没有鸡飞蛋打,还孵出了小鸡。”

“这二天,挣了不少,要记得见好就收,记得你的钱是融资来的。”骆轻雪一直在监控着叶子峰的帐户交易,知道他这二天已经有了100%的利润,所以好心提醒他。

“宜将余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叶子峰突然一脸正气,装作大义凛然样子说。

骆轻雪被叶子峰装模作样的样子逗笑了,没好气地说:“好了,我不管是什么穷寇啊,霸王什么的,挣了钱那就请客吧。”

这就是刚才在骆轻雪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让叶子峰请客吃饭,气死那个姓王的。

突然听到骆轻雪要自己请客吃饭,叶子峰先是愣了愣,但马上就说:“行,现在刚好5点了,也到吃饭的时间了,你现在可以下班了吗?”

骆轻雪正想告诉叶子峰可以马上下班,这时候,就看见前台小妹过来了对她说:“骆经理,宋经理让我过来通知你去他办公室开会。”

骆轻雪看看叶子峰,看见叶子峰扮着鬼脸就来气,气嘟嘟地说:“说好的事,不能变,在这等我,我开完会,马上就过来。”

前台小妹莫明其妙地看着小女人般的骆轻雪,又看看叶子峰,不知所措。她不知道骆轻雪与叶子峰的关系,但知道有一个来头不小的帅哥一直在追她们经理,可都被她们经理拒绝了,难道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帅哥,前台小妹象发现了天大秘密一样。

叶子峰看着骆轻雪急匆匆地去开会,只好在交易室里一边看盘一边等她,谁知这一等就是三个多小时,就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用奇怪地眼神看他,保安人员也上来了好几次,在向前台小妹再三确认是骆经理让叶子峰在这里等她才作罢。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5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