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从新闻中得出购买股票信息(看新闻就能买到好股票)

在认知科学中,由于信息处理的瓶颈,人类会选择性地关注所有信息的一部分,但同时会忽略其他可见的信息。

这种现象我们通常称之为“注意力机制”。

一般而言,在注意力机制下,人类在面对众多选择时会首先限定一个大致的备选范围,然后再仔细思考选择哪一个选项。

有趣的是,当学者们把“注意力机制”引入到投资领域的时候,其结果也是如出一辙。投资者也会事先筛选出一系列股票,然后再在筛选的股票当中去决定哪一只股票最值得投资。

注意力机制在行为金融学领域又叫做有限注意力。

过去,传统的金融学认为,证券市场参与者大多数是理性的,只有小部分非理性的“噪声交易者”。正是因为理性交易者能对市场上的所有公开信息做出及时反应,能够及时反应到股价当中,而噪声交易者则最终会被赶出市场,所以市场总是有效的。

但是,实际上,认为“市场参与者具有无限信息处理能力”这一结论根本不能使人们为之信服。

如何从新闻中得出购买股票信息

因为,当投资者接触的信息越来越多,在精力有限下就越难以顾及所有信息,无法对成千上万的股票作出最准确的推断。那么,其不得不通过“注意力机制”来进行筛选,着眼于一些更为显眼的信息,对有限的股票投入有限的精力。

如果是这样还说得过去。

但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迅速发展,媒体的兴起逐步取代报纸并成为金融资讯信息的主要载体,直接让众多投资者们省下了主动思考和选择信息的行为。

他们开始习惯更多地依赖聚焦在所谓的媒体报道上面去了。

结果是,在有限注意力下,媒体报道的信息,成为了投资者的主要决策来源,并影响到市场的波动。比如,那些媒体报道的会造成股票异常成交量、单日极端涨跌幅的某些事件、政策、公告等,投资者看了后都会引起非常强的注意力,从而引起了对该类股票的极端交易行为。

如何从新闻中得出购买股票信息

其实,这种现象自1971年以来,就有学者陆陆续续试图通过《纽约时报》所报道的新闻事件,去逐步得到证实。

例如,1998年,Klibanoff就发现,当《纽约时报》头版有关于某个某家的相关新闻时,该国基金的价格则会相应有所变化。尤其是在其后的几周内,基金本身特征的优劣对价格变化的剧烈程度影响更为显著。

他推断,新闻报道使得投资者对市场作出了迅速的反应导致的。

然而,得出更准确的结论来自于2006年。

2006年,Nguyen通过利用新闻搜索引擎,以1992-2002年的福布斯500企业作为样本,构建了CEO曝光指数和正面曝光指数,对曝光指数与公司价值进行回归分析得出了比较明显的规律:CEO的媒体曝光率与公司的股票收益竟然是正相关关系。

他进一步分析媒体报道的内容措辞发现,乐观的报道导致股价上涨,悲观的报道则造成短期股价下跌压力,但随后会逆转。

这说明新闻内容的定性信息对股价变动效率产生较为重要的影响。

2007年,Rosa和Durand另辟蹊径,用新闻条数来代表投资组合的显著程度,对澳大利亚投资者的投资组合进行统计分析,发现新闻条数越多的股票,获得投资者的购买量就越高。

并且,媒体报道对我国投资者的注意力驱动交易行为也不例外。在2007年,受到涨跌停板的信息冲击,投资者倾向购买前期位于涨跌停板上的股票。在2009年,中国证券业协会的《基金投资者情况调查分析报告》指出,基金通过电视、网络、报纸等渠道进行营销,这是直接吸引投资者注意力的手段,并驱动了投资者的买卖行为。

显然,媒体报道一直在驱动着投资者的交易行为。尤其一个上市公司发布较为重大、复杂、频次较多的公告被媒体新闻报道出来的时候,便会引起众多投资者的不断注意,当受关注程度越大,投资者存在注意力驱动交易行为的可能性就越高。

如今,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由于经济的高速发展,媒体信息量在无限增长。相应地,投资者的信息搜寻成本与日俱增,使得媒体报道的信息在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占的比重越来越重要了。

但投资者容易把注意力仅仅过于集中在媒体报道的信息方面。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是否过程存在忽视了一些真正有用的信息,从而导致股价反应不足,或者造成过度反应问题?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斟酌的。

如何从新闻中得出购买股票信息

或许,我们更应该学习一下像专业的研究机构和人员那样,对信息进行相对全面的收集。这样,在有限注意力下,受到媒体报道影响引发的交易行为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

(文章来源于:解析投资)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6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