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精进电动IPO)

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朱莉

编:许辉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日趋完善,国家相关部门相应调整新能源汽车相关的补贴政策。总体来看,近年来补贴逐步退坡,补贴技术门槛不断提高,当前阶段,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政策变化对电驱动行业的发展存在较大影响。

作为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供应商的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精进电动)拟冲科上市,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将于6月16日即今日迎来上会大考。本次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147,555,556股(不含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发行的股票数量),且不低于本次发行完成后股份总数的10%,拟使用募资金额20亿元用于高中端电驱动系统研发设计、工艺开发及试验中心升级项目、新一代电驱动系统产业化升级改造项目、信息化系统建设与升级项目、补充营运资金项目(8亿元)。

精进电动此次冲科或面临不少问题,设置特别表决权,部分股东拥有特殊权利,新老股东共担未弥补亏损;持续亏损,毛利率下滑至-15.02%,未来业绩或不明朗;客户集中度较高,部分主要客户销售下滑或存流失风险;应收账款回款难,单项计提金额大,多项诉讼追讨,仲裁赔偿款金额超亿元。

设置特别表决权,部分股东拥有特殊权利,新老股东共担未弥补亏损

精进有限系由益瀚实业出资设立的外商独资企业,成立于2008年2月25日,投资额为160万美元,股份公司成立时间为2016年11月1日,系精进电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10月14日,精进电动设置特别表决权,根据特别表决权设置安排,将控股股东北翔新能源所持有的69,677,522股公司股份转换为特别表决权股份,北翔新能源持有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为其他股东(包括本次公开发行对象)所持有的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的10倍。北翔新能源及实际控制人余平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以及对需要股东大会决议的事项具有绝对控制权。本次发行前,北翔新能源直接持有精进电动15.74%的股份,根据公司现行有效的公司章程通过设置特别表决权持有公司65.13%的表决权,公司实际控制人余平通过北翔新能源、赛优利泽和Best E-Drive合计控制公司67.47%的表决权。北翔新能源在本次发行完成后将持有公司11.81%的股份及57.24%的表决权,实际控制人余平通过北翔新能源、赛优利泽和 Best E-Drive 合计控制公司59.29%的表决权。公司设置特别表决权,存在特别表决权设立以来公司运行时间较短的公司治理风险。

特别表决权机制下,公司控股股东北翔新能源及实际控制人余平能够决定公司股东大会的普通决议,对股东大会特别决议也能起到类似的决定性作用,限制了除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外的其他股东通过股东大会对发行人重大决策的影响。若包括公众投资者在内的中小股东因对于公司重大决策与北翔新能源及余平持有不同意见而在股东大会表决时反对,则有较大可能因每股对应投票权数量的相对显著差异而无足够能力对股东大会的表决结果产生实质影响。在特殊情况下,北翔新能源及余平的利益可能与公司其他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不一致,存在损害其他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7.97亿元,根据公司2019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司本次发行及上市完成前的累计未弥补亏损,由本次发行后的新老股东按发行完成后的持股比例共担。因此,公司未来一定期间可能无法盈利或无法进行利润分配。预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后,公司短期内无法现金分红,将对股东的投资收益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精进电动2019年底引入的投资者超越摩尔、中金佳泰拥有股份回购、共同出售、同等待遇等特殊权利事项。子公司精进余姚、精进正定、精进百思特的股权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财产保全。与赛米控集团交易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截至2021年5月31日该等银行账户余额为286.03万元。

持续亏损,毛利率下滑至-15.02%,未来业绩或不明朗

精进电动是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国内领军企业之一,从事电驱动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服务,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正定、菏泽、余姚以及美国底特律设立了研发和生产基地。2018年-2020年,精进电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49亿元、7.9亿元和5.78亿元,2019年和2020年同比下滑6.96%和26.78%;公司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79亿元、-2.56亿元和-3.79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8亿元、-2.42亿元和-3.0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持续亏损,2018年-2020年,精进电动乘用车电驱动系统产能利用率分别为53.26%、31.72%和27.26%;商用车电驱动系统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0.90%、29.79%和23.91%,均处于较低水平,生产的规模效应仍未完全释放,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存在持续亏损的风险。

2018年-2020年,精进电动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1.8亿元、1933.3万元和2588.96万元,由于收到的政府补助资金下降等因素,2019年和2020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分别为-1.14亿元和-1.41亿元。

公司核心产品为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公司的主营业务较为单一,2018 年- 2020年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62%、98.80%和 98.75%。当新能源汽车行业出现波动时,公司因单一主业导致抗风险能力有限,将不可避免地受到行业波动的阶段性影响。

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尽管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近年来保持高速增长,但受中国汽车市场整体消费下滑和行业补贴退坡的影响,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也有所下滑。2020年上半年,受到卫生环境影响,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更是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根据中汽协的统计,2020年1-6月中国乘用车销量为787.3万辆,同比下降22.4%;2020年1-6月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39.3万辆,同比下降37.4%,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在汽车整体市场中的占比偏低。续航里程较短、充电时间较长、购置成本较高、充电配套设施不完善等仍是制约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的重要因素,如果未来制约消费者需求的因素无法改善,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认可度无法提高,则可能导致新能源汽车的需求出现下滑,从而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2018年-2020年精进电动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系统产品毛利率为9.02%、8.15%和-15.02%,综合毛利率处在较低的水平,且2020年为负。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正在执行毛利率为负的100万以上的合同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2.26%、25.60%和39.96%。2020 年,由于卫生环境影响、部分已配套客户的车型销量低于预期、部分已配套车型引入竞争性供应商,公司的生产规模大幅减少,导致单位产品分摊的制造费用、人工支出大幅上升,产品毛利率大幅降低,使得2020年末正在执行的毛利率为负的合同金额占比进一步增加。未来,如发生市场竞争加剧、主要客户导入竞争性供应商或配套车型销量下滑、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进一步下降、原材料涨价、新冠疫情反复等情形,公司部分合同毛利率为负的情形仍可能持续,甚至会出现进一步恶化的情况,对公司未来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客户集中度较高,部分主要客户销售下滑或存流失风险

精进电动的客户主要包括菲亚特克莱斯勒、吉利集团、广汽集团、小鹏汽车、比亚迪、东风集团、厦门金龙、北汽集团等整车企业。2018年-2020年,精进电动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61.45%、67.57%和61.27%,公司的客户集中度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广汽集团为精进电动2018年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为1.68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近20%,但到了2019年,销售金额下滑至0.71亿元,下滑幅度为57.57%,2020 年,公司对广汽集团的销售金额相比2019年下降76.82%,由2019年的第3大客户降至第7大客户,公司称,主要原因系受终端需求影响,公司配套广汽集团的两款车型”GE3″和”GS4 PHEV”销售情况出现了大幅下滑。

公司2019年向小鹏汽车销售金额为1.41亿元,到了2020年下滑至0.54亿元,下滑幅度为61.7%;吉利集团为公司2018年和2019年第二大和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56亿元和1.91亿元,2020年,公司对吉利集团的销售金额相比2019年下降90.99%,由2019年的第1大客户降至第8大客户,主要原因系公司配套吉利集团的量产车型销售情况均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所致,以及吉利集团出于自身降本考虑引入竞争性供应商,减少了向公司的采购比重所致。

此外,公司的主要国外客户为菲亚特克莱斯勒和Karma,报告期内公司境外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96%、12.46%和36.83%。其中2020年,公司对第一大客户菲亚特克莱斯勒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为33.95%。如果公司与主要客户合作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主要客户经营情况出现不利变化或受行业政策、宏观经济、国际贸易政策等外部因素影响而实现需求大幅下降,减少对公司产品的采购,而公司又不能及时开拓其他客户,将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此外,中国和美国目前存在贸易争端,互相采取了加征关税等方式进行应对,若未来贸易争端进一步扩大化,中美国家关系变化可能导致本公司与上述客户的合作减少甚至中断,将可能对公司的经营成果产生不利影响。

应收账款回款难,单项计提金额大,多项诉讼追讨,仲裁赔偿款金额超亿元

2018年末-2020年末,精进电动应收账款(含合同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5.01亿元、3.21亿元和3.0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9.87%、19.42%和19.87%,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2.63%、47.58%和56.64%。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期后回款占比分别为90.34%、76.02%和24.05%,回收困难。

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2018年-2020年,精进电动计提坏账准备(含合同资产)金额分别为3,102.03万元、5,502.08万元和6,486.6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为3.65%、6.97%和11.22%。其中,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款项系对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京兰电机有限公司、南京泓凯动力系统科技有限公司等客户的货款,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分别为1352.84万元、4247.28万元和4707.02万元,单项计提坏账金额递增。

精进电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

此外,精进电动作为原告诉华夏动力、北京新能源汽车、重庆长安新能源、重庆长安、宝能追讨货款、开发费、模具费等,涉及金额均较大。

2018年-2020年,公司营业外支出分别为42.05万元、3,398.07万元和1.15亿元。2019 年营业外支出主要为计提了”赛米控集团申请精进买卖合同纠纷案”相关的预计负债3,382.25万元。2020年,营业外支出主要为公司根据”赛米控集团申请精进买卖合同纠纷案”仲裁结果,计提了赔偿款及其利息1.15亿元。根据赛米控仲裁事项裁决结果,精进电动所需支付的赔偿金额、利息及仲裁费合计约1.49亿元人民币。截至2020年12月31日,精进电动货币资金余额1.93亿元,应付账款余额为4.2亿元,2020年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1.41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1.48亿元。若未来公司不能拓宽融资渠道,或经营活动现金流、投资活动现金流情况无明显提升,该仲裁赔偿事项将给公司带来较大的偿债压力。

精进电动报告期内持续亏损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带着亏损欲冲刺资本市场的意图更多为募资发展壮大,而特别表决权的设置,又很好避免募资带来的控股权稀释,不过对于普通的投资者来说,却要真金白银投入后再等上几年的时间才能收益。不过,精进电动即使上市后亏损状态仍可能持续存在或亏损继续扩大,或触发财务状况退市条件,即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前或之后的净利润(含被追溯重述)为负,且最近一个会计年度 经审计的营业收入(含被追溯重述)低于1亿元,或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含被追溯重述)为负,一旦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股票直接终止上市。

此次精进电动选择的上市标准是第二款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这仍存发行被中止的风险。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6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