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鹏饮料集团有限公司 股票(东鹏饮料总市值突破628亿元)

东鹏饮料(SH 605499)今日开盘再度封涨停,这也是自5月27日上市以来,东鹏饮料连续第十个涨停,截至收盘,股价157.1元,总市值突破628亿元。

东鹏饮料集团有限公司 股票

记者注意到,在近3个交易日食品饮料板块下跌2.4%,上证指数下跌0.11%,东鹏饮料却逆势上涨33.09%,令人疑惑。

东鹏饮料6月8日晚间发布公告称,东鹏饮料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于2021年6月4日-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经自查,不存在影响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异常波动的重大事宜。

事实上,东鹏饮料上市当天股价暴涨44%,以66.63元/股收盘,企业因交易波动异常而发布临时停牌公告。上市前,证监会提出过万字的反馈意见,要求其说明上市前持续大比例分红的原因及合理性;实控人有无用分红款补贴经销商;以及信息披露和材料规范等相关问题。

而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东鹏饮料在如何消化募投项目新增产能、持股人与大客户的关系等方面,仍存在不少疑点,有待公司进一步解释说明。

企业大客户同时是大股东

东鹏饮料的暴涨,受益最大的是林氏家族。根据招股书显示,东鹏饮料创始人为林木勤,其持有公司56.85%的股份,为实际控制人;此外天津君正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10%的股份;深圳市鲲鹏投资发展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7.36%的股份。按今日涨停价157.1元计算,林氏家族合计持股市值高达约379亿元。

记者查看东鹏饮料招股书发现,2018年开始,东莞市金愉食品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一直是公司第2大客户,深圳市安尔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从2018年度的第5大客户到了2019年跃升为第3大客户,这一排名持续至2020年1-6月。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市安尔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2018年度为第5大客户,销售金额3632.69万元,2019年-2020年均为第3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6400.58万元与8512.13万元。这两家企业都与东鹏饮料第三大股东鲲鹏投资有较为密切的关系。

天眼查信息显示,东莞市金愉食品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的实控人林景照是鲲鹏投资的合伙人之一,持股4.5%左右。而深圳安尔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的实控人郑细强也是鲲鹏投资的合伙人之一,持股1.8%左右。

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鲲鹏投资背后的实控人是林木勤的儿子林煜鹏,父子二人持有鲲鹏投资63.06%的股份,林煜鹏为最终受益人。

“经销商持股并不违规,但第一要充分披露,第二不能存在持股是为了压货给经销商来粉饰业绩的情况。”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记者。

经销商与公司股东关系暧昧此前便引发过证监会的关注。今年1月,证监会就在官网上发布了第十八届发审委2021年第11次会议审核结果公告,要求东鹏饮料对“与经销商是否存在实质或潜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经销商为员工或前员工控制的情形;是否存在经销商配合压货、囤货从而虚增收入的情形”等问题做出说明。

对此,东鹏饮料在招股书中的解释是:“公司与东莞市金愉食品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深圳市安尔雅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海丰县疃缙贸易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的供货价格、考核方法、管理维护体系等均与其他所处同一大区的经销商完全一致,均按照公司统一制订的相关规则执行。”

产能利用率下降仍募资扩产

上市募资后,东鹏饮料拟投入14.93亿元用于生产基地、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等五个方面建设。其中8.09亿元拟用于华南、重庆生产基地建设,3.31亿元拟用于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7521.22万元用于信息化升级建设、3147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2.06亿元用于总部大楼建设。这意味着公司超五成的募资将用于扩充产能,根据招股书,东鹏饮料将在华南、重庆生产基地合计增加11条生产线,预计两者合计将新增87.62万吨饮料生产能力。

与此同时,记者发现非能量饮料的产能利用率并不饱和,甚至在逐年下降。2018年非能量饮料产能利用率为51.2%,2019年为37.89%,到了2020年则变成了25.81%。而能量饮料三年来的产能利用率分别是62.03%、66.38%和69.61%。

2018年至2020年,东鹏饮料营收30.38亿元、42.09亿元、49.59亿元,归母净利2.16亿元、5.71亿元、8.12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17.11亿元,同比增长83.37%;归母净利润3.42亿元,同比增长122.52%。营收增长的背后,却是单一产品在支撑。

招股书显示,东鹏特饮共推出了2元(250ml盒装)、3元(250ml瓶装)、4元(250ml灌装)、5元(500ml瓶装)五种不同包装及规格的产品。其中,针对红牛罐装产品不易携带这一痛点推出的250ml瓶装产品,以差异化及低价成功帮助东鹏特饮突围。

但这些产品仅是包装不同,本质上依旧是单一产品。在报告期内,东鹏特饮系列饮品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6.28%、95.51%、95.50%,均超94%。

产品结构单一问题是饮料行业的通病。尽管公司除了东鹏特饮系列外,还拥有多种非能量饮料和包装饮用水等产品,但整体销售规模占比较低,不足5%。招股书中,东鹏饮料亦表示,近年来,公司推出由柑柠檬茶等其他系列产品整体销售规模相对较小,经营业绩对能量饮料的销售依赖程度较高;如果消费者对于能量饮料的消费习惯发生改变,将对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三年研发费用不足1亿,宣传推广费近14亿

尽管公司承认产品单一可能会给运营带来一定风险,但从数据来看,研发更多产品似乎并未提上日程。2018年至2020年,东鹏饮料研发费用仅有0.22亿元、0.28亿元和0.36亿元,累计并未超过1亿元,仅占总营收的0.72%、0.67%和0.72%,仅为销售费用的2.27%、2.85%、3.46%。而招股书中研发中心建设拟用募集资金投入金额为3147万元,占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投入总额的1.8%。

而三年来将近14亿元的宣传推广费用与研发形成鲜明对比。招股书数据显示,东鹏饮料宣传推广费2018年-2020年分别为5.4 亿元、4.4亿元、4.07 亿元,占当期销售费用的 56%、43.74%、39.13%。而宣传推广支出中广告宣传费的支出占比最大,三年来公司广告宣传费总额高达11亿,分别占当期宣传推广费的88.84%、80.26%、69.74%。招股书中营销网络升级及品牌推广费用占募资总额的21.42%。

四万股民看好未来发展,有机构给出170元目标价

虽然,东鹏饮料目前虽存在诸多问题,但仍有不少股民和机构看好东鹏饮料未来发展。数据显示,目前东鹏饮料股东户数有4.87万。东方财富股吧显示,有92.36%的股民看涨东鹏饮料,同花顺股吧则显示有73%的用户看涨。而慧博智能策略终端显示,目前有9家机构发布东鹏饮料相关研报,其中8家机构均评级“增持”及以上。中信证券最新研报给出目标价高达170元,川财证券还进行了增持。

据欧睿国际的预测数据,2019年-2024年,中国能量饮料销售规模的复合增长率为4.5%,至2024年,预计中国能量饮料市场销售总额可达532.63亿元,较2019年增长24.5%。而在近五年内,功能饮料复合增长率高达15.02%。

能量饮料赛道升温,东鹏饮料的竞争对手在不断增多。前有老牌巨头红牛,截止2020年12月24日,中国红牛销售额达228.15亿元;后有同样热衷于低价打法的乐虎,虎视眈眈。而一些饮料企业也开始入局:安利的XS、伊利的焕醒源、统一的够燃、盼盼的豹发力、今麦郎的天豹等。可口可乐也通过中粮在中国销售“魔爪”,元气森林则推出了“外星人”。东鹏饮料作为中国功能饮料“第一股”,面临的挑战还很多。

奥一新闻记者 管玉慧 见习记者 张洁莹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6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