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经验 > 云计算公司科创板(云计算第二股科创板上市)

云计算公司科创板(云计算第二股科创板上市)

日期:2021-07-16 20:23:22

文 | AI财经社 吴起

编辑 | 赵艳秋

3月16日,青云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成为Ucloud之后的云计算第二股。从2020年4月7日在上交所披露招股说明书,经历近一年上市,青云无疑是个幸运儿,赶在科创板全面收紧前获批上市,拿到了公司经营重要的“弹药”。

上市当天,青云开盘股价大涨19%,截至收盘股价为82.13元,上涨29%。

但对青云的未来,许多投资者忧心忡忡。根据青云IPO文件,该公司连年亏损,有资不抵债风险,并且公有云的利润被市场老大阿里云死死卡住,私有云则面临诸多传统巨头和创业企业的压力。对青云的创新性,上交所也有诸多疑问,连续发了两次问询。在问询函中,问题集中在明明是一家云计算公司,为什么卖这么多硬件?为什么青云的经销商们买了这么多产品,是否存在关联交易?

连年亏损,出路在哪?

青云上市前的业绩可以用“惨烈”来形容。根据招股书,青云在2017、2018、2019年度以及2020年1-6月分别净亏损9647.78万元,14945.85万元、19096.65万元和7808.7万元。由此,青云在招股书中警示,公司将可能持续亏损,营业收入、净资产大幅下降,可能触发退市条件而退市的风险。

青云能否止住持续亏损,也是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对此,青云科技董事长兼CEO黄允松对媒体的答复是:“在接下来两年、最多不超过三年,能够很快解决。”

黄允松的解决之道,是通过大力发展混合云来拯救公司。青云起步于公有云,而公司的亏损也来自公有云。这是一个巨头形成碾压之势的战场。青云IPO文件中称,2019年公司云服务业务收入1.30亿,而阿里云云计算业务收入400.16亿,在直接竞争方面处于显著劣势。根据IDC数据,2019年下半年中国公有云市场中,包括阿里云、腾讯云在内的前五名,市场份额合计76.3%,马太效应显著。不仅如此,领先厂商通过降低产品报价、加强营销推广等多种手段,争取客户订单。其他小企业在“价格战”面前,很容易血流成河,难以止损。

云计算某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社:因为巨头碾压和投资巨大,青云做公有云没做起来,转向了混合云。

黄允松也称,青云目前的主营业务是为银行、保险、能源、交通企业提供混合云服务。其在2014年拿下深圳某股份制大银行,是青云业务的转折点,至今仍是青云获得银保监会这些客户的基础。黄允松表示:这部分业务年增长率是50%以上,“按这个增速再往前跑两年,基本上所有问题都消失了。”

但混合云市场也并不好做。无论传统大型IT企业,华为、新华三、深信服、VMware,还是公有云巨头阿里云、腾讯云,也都在大力推广混合云业务。在这个市场上获胜也不容易。

按照招股书,青云主营业务中云产品指私有云及混合云,云服务指公有云。在2020年1-6月,云产品占营收35.46%,云服务占64.54%。公有云在营收占比目前仍是大头。

青云有科创板要求的“硬核”技术吗?

黄允松是一位有绝对技术自信的创始人。他告诉媒体:“我们公司的创新不用多讲,9年来我们做每一件事都是行业第一个。”青云在科创板上市,黄允松认为是扶持创新企业的好事,为更多科技创新公司踏平了道路。

但上交所对此颇有疑问。第一轮问询中就询问青云将业务类型归为软件行业是否合理,毕竟它的收入中很高比例是卖硬件。第二轮问询旧事重提。云计算某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社:“它说自己是一家云计算企业,但看营收怎么是卖硬件的?这是上交所的质疑。”

青云在问询函回复中表示:公司按软件、软硬一体机、服务三种形态向客户交付,核心诉求仍然是搭载的软件功能。换言之,是以硬件形式卖了软件。

上交所的第二个质疑在于,青云的产品卖给了谁?问询函要求青云说明几个大客户的基本情况、与青云高管的关联情况。云计算某资深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一看青云的大客户名单,怎么还有云的经销商?这不是最终客户。”青云是不是压货给了经销商?

对此青云表示,主要客户中只有某省交通集团为直接最终客户。其他的北京伟仕云安、佳电(上海)、北京神州数码云计算、四川长虹佳华都是总经销商。对此,问询回复中称,在售前阶段,青云与二级经销售共同接触客户,这是青云客户都是经销商的原因。但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解释有些牵强,直指青云有向分销商压货的嫌疑。

这也意味着青云的技术落地面临挑战。

在上市后,青云有三个方向:首先是商业组织离开北京,下沉到以省会为代表的二线城市,最终迈向三线城市。其二是从技术创新走出来,青云靠技术创新扩张可能面临天花板,需要研究如何从商业模式角度,赋能更多传统行业。黄允松计划在明年成立行业研究院,研究各行业的商业架构。第三是更加开放,黄允松承诺,公司不会再有任何闭源产品,所有的产品向Linux和Apache基金会公开。

对青云来说,短时间的挑战还是在财务上扭转颓势。按照招股书,青云的现金储备从2018年年末的9.35亿元缩减到2020年上半年的1.07亿元,坏账率却从41.34%上升到82.71%。在私有云市场,新华三、深信服都是创立已久的巨头,对青云造成了巨大压力。

从长期来看,政务云正在成为私有云愈发重要的市场,而青云并无央企投资背景,难以进入这块市场。抢不到这块大蛋糕,还能否在私有云保持高增长,是青云的重要挑战。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标签
云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