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药业的股票怎么了(辅仁药业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说好分红却“爽约”了,还牵出18亿现金“不翼而飞”的惊天大雷。曾经的“白马股”辅仁药业,正在经历一场“生死劫”。

7月26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公告,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辅仁药业表示,如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辅仁药业的股票怎么了

说好的6000万分红“鸽了”

7月26日,辅仁药业再收一个跌停板。截至26日收盘,辅仁药业报收8.16元。股价连续暴跌的背后,源于一个“铁公鸡”承诺分红却食言而肥的故事。

7月15日晚间,辅仁药业披露《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公告显示,辅仁药业此次利润分配以方案实施前的公司总股本为基数,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1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约6271.58万元。原定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7月19日,除权(息)日为7月22日,现金红利发放日为7月22日。

据了解,辅仁药业上市20年零分红,是A股市场的“资深铁公鸡”。2017年,“铁公鸡”终于拔毛,上市以来第一次现金分红。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28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红利总额为8028万元。2018年度,分红预案则是10派1元。

总金额不到6300万元的分红,对于一直戴着白马股帽子的辅仁药业实在不算多。但是,眼看“铁公鸡”终于开始连续性“下蛋”,投资者们还是喜闻乐见的。

然而,到嘴的鸭子能够飞了,何况只是说好的分红呢?仅仅存在96小时,6300万的分红就突然“放鸽子”了,说没有就没有了。

7月19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资金安排原因,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拨,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并因此申请继续停牌。

现金分红“放鸽子”就算了,没想到更大的雷还在后面。2019年一季报显示,辅仁药业的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远远高于这次拟发放的现金分红金额。也就是说,辅仁药业的账面上有18.16亿资金,却拿不出6300万给股东分红,这不免让投资人联想到是否存在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的情况。

18亿货币资金“不翼而飞”

手握18亿货币资金,却拿不出6300万。此举引发了业内对其财务造假的质疑,上交所闪电下发第一份问询函要求辅仁药业说明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这一问,还真问出了“惊雷”。

7月24日,辅仁药业披露问询函回复公告,称根据公司财务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为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一季度末实际资金及至今资金变动及流向情况还需进一步核实,公司将深入自查,待核实后及时公告。

原来,辅仁药业只能拿出不到400万的现金!难怪6000多万元的现金分红无法按期兑现。

对于未能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辅仁药业在回复中解释称,在资金准备方面,公司原计划以从公司子公司取得的分红来支付,由董事长统筹公司及各子公司财务人员和资金安排。基于公司目前资金压力较大,为保证日常经营之需,资金安排未能及时到位,导致未能按期发放现金红利。

辅仁药业回复之后,上交所仅用三个小时就将第二份问询函下发给辅仁药业。

在第二份问询函中,上交所追问一季度末至今辅仁药业账面资金大幅减少的具体情况及原因,公司大额资金支出的具体流程及负责人;并要求补充披露货币资金是否存在被他方实际使用情况;是否存在逾期债务、表外债务,并结合公司最新实际资金余额,说明后续偿债安排及是否存在债务违约风险;公司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之间的资金拆借情况,交易对方是否存在有关增信措施。

上交所特别要求辅仁药业年审会计师对资金方面的问题逐项进行核查并发表意见,要求独立董事对资金方面的相关事项是否有损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发表意见,必要时可聘请外部审计机构和咨询机构对有关问题进行核查。

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因拿不出6300万的分红,炸出18亿现金“不翼而飞”。这一幕,跟康得新的了爆雷之路如出一辙。当初,康得新账上趴着150亿的货币资金,结果拿不出10亿还短期债务,“地雷”就此炸响。果然,后来被查出财务造假,虚增利润119亿,如今已经面临退市。

辅仁药业的股票怎么了

对于辅仁药业,证监会也迅速出手。7月26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因涉嫌违法违规,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

辅仁药业提醒,如果公司因前述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依据行政处罚决定认定的事实,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对于辅仁药业,监管层可谓火力全开。交易所作为信息披露一线监管机构,在公司前期重组中就紧盯严防,公司披露无法如期派现的公告后,又在第一时间多次发函问询。据了解,地方证监局在此期间也迅速介入,在第一时间进入现场,核查情况。

还有哪些公司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辅仁药业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2018年11月16日,沪深交易所发布了修订后的退市规则,明确了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具体违法情形和实施程序,新增社会公众安全类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严格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程序,目的就是要将扰乱市场秩序,危害社会的公司清出市场。

在原来的欺诈发行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两大领域的基础上,交易所进行了类型化规定,明确了4种重大违法退市情形,即首发上市欺诈发行、重组上市欺诈发行、年报造假规避退市以及交易所认定的其他情形。交易所认为,这4种情形集中围绕违法行为是否影响公司的上市地位进行规范,相关标准更加明确、客观、细化,为后续执行提供了充分可靠的依据。

退市更加严格,重新上市也更加严格。根据新规,除欺诈发行外的其他重大违法退市的公司申请重新上市,时间间隔由1年延长为5年;因欺诈发行而退市的公司不得重新上市,一退到底。

同日晚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正式启动对长生生物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机制;1月14日,深交所发布对长生生物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决定;3月13日,深交所再度发布暂停上市决定。长生生物,成为A股史上首例重大违法退市股票。

随着退市规则的严格执行,在长生生物之后,A股还有上市公司正在面临着重大违法退市的风险:

1、 康得新

7月5日晚间,康得新(即*ST康得)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近4年虚增119亿元利润,并存在违规担保、未如实披露募资使用情况等违法行为,被证监会顶格处罚。因触及重大违法情形,公司或将被强制退市。

根据证监会调查,康得新的涉嫌违法项目可分为4个。其一,2015年至2018年,4年间康得新在年报中分别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30.89亿元、39.74亿元、24.77亿元,合计总额达119.21亿元。其二, 2014年至2018年,康得集团作为上市公司康得新的控股股东,存在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情况,每年数额从几十亿元到上百亿元不等,但这些应在年报中披露的内容,公司却未披露这些关联交易事项,存在重大遗漏。

康得新还存在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的情况,这些按规定需要披露的内容,公司也未披露。此外,康得新还存在着变更募集资金用途的情况,但在其2018年年报中并未如实披露这一问题,导致年报存在虚假记载。

随着财务造假的进一步坐实,康得新股票被强制退市的几率骤增。当日公告中康得新表示,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的事实,公司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

2、 雅百特

7月27日,江苏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发布,关于公司股票存在重大违法强制退市风险提示性公告。

公告中称,2017年4月7日、5月12日、12月15日,公司三次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被立案调查;2018年7月4日,公司又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于通报江苏雅百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犯罪案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的函》(中小板函【2018】第5号),公司因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该案被中国证监会移送公安机关。

2018年11月1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发布〈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深圳证券交易所退市公司重新上市实施办法(2018年修订)〉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公司继续维持停牌状态,待人民法院对公司作出有罪裁判且生效后,依据新规判断是否构成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据了解,事情由雅百特财务造假而起,经证监会认定,2015年至2016年9月,雅百特通过虚构境外工程项目、虚构国内及出口建筑材料贸易、伪造工程合同和销售回款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合计约5.8亿元,虚增利润约2.6亿元。

从2018年8月起,这家公司便因为重大违法行为而触发强制退市诱因,直至现在依然在停牌中。而在停牌前股价则经历多达27个跌停板,目前股价只有1.31元/股,总市值仅9.769亿元,流通市值则为4.1亿元。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谢聘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9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