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期权为什么以授予日 张某入职北京大生知行科技有限公司,负责51Talk在线教育品牌的区域销售管理

张某入职北京大生知行科技有限公司,负责51Talk在线教育品牌的区域销售管理。

公司实行股权激励计划,并于2015年10月14日和2016年1月13日分两次授予张某共计40万股中国在线教育集团普通股股票。

中国在线教育集团,简称COE,系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是大生公司采用VIE架构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上市主体公司。

2016年3月16日,大生公司向张某邮寄《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

2017年11月30日,张某提起劳动仲裁,主张大生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要求:

①大生公司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支付拖欠工资126万元;

②以每股0.1美元的价格交付大生公司于2015年10月14日授予张某的中国在线教育集团20万股股票;

③以每股0.15美元的价格交付大生公司于2016年1月13日授予张某的中国在线教育集团20万股股票。

④如不能交付上述股票,则按申请仲裁之日中国在线教育集团股票的收盘价格,对张某进行赔偿。

目前此案已由北京高院再审审结。(案号:(2020)京民申1858号)

股权激励是否属于劳动报酬,会影响解决争议时的诉讼程序。如果认为是劳动报酬,那么属于劳动纠纷,不能直接提起诉讼,需要先经过劳动仲裁的前置程序。而如果认为股权激励不是劳动报酬,那么属于股权争议,可以直接提起诉讼,不需要经过前置的劳动仲裁程序。

从实际情况来看,在实施股权激励后,员工往往主张公司对其应取得的期权奖励或股票期权进行折现,或主张期权属于附条件的绩效回报,属于劳动报酬的组成部分。

在实务中,法院判断股权激励是否属于劳动报酬主要还是看双方在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方案中的具体描述和约定。如果相关合同中中双方的权利义务与劳动合同的履行、员工的业绩指标、绩效表现等密切相关,那么就属于因劳动者的突出劳动贡献以及为激励劳动者继续积极工作而向劳动者支付的附条件的薪酬。反之,则应当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普通商事合同,由此引发的纠纷属于商事纠纷。

在本案中,大生公司曾向张某发出《转正及薪酬调整通知》,通知中载明:“1.基本工资及补贴。……2.期权授予。公司将授予您股票期权200000股,自2015年9月30日生效。如您能在接下来的2015年第四季度中仍然保持业绩达标的情况,公司还将在2015年12月31日授予您股票期权200000股。……”

法院认为:从《转正及薪酬调整通知》载明的内容可见,张某的劳动报酬包括不确定部分(或称为激励部分),具体又分为期权授予和年终奖金两个部分,这两部分均由大生公司根据张某的业绩来决定是否发放以及发放金额。大生公司虽不认可期权授予系劳动报酬组成部分,但对于其为何被明确载于《转正及薪酬调整通知》未作合理解释,故本院对于其主张不予采信。

也就是说,由于大生公司出具的《转正及薪酬调整通知》中明确将股票期权列入了薪酬组成中,因此法院认定本案中的股权激励属于劳动报酬的一部分。

那么接下来就顺理成章了:由于大生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张某选择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大生公司仍应按张某正常劳动时的工资标准向其支付工资。而本案所涉股票期权属于劳动报酬的组成部分,因此张某有权主张。

大生公司虽主张双方劳动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因此其公司不应支付张某2016年3月至劳动合同到期日期间的工资。但法院认为,张某的职务仅是区域销售总经理,并非公司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等对大生公司正常开展业务具有不可替代性和唯一性的职务,因此双方的劳动合同具有继续履行的可能。是故,大生公司仍应按原工资标准向张某支付2016年3月1日至2018年3月25日期间的工资。

到这里,张某要求大生公司交付股票似乎很容易了,真是这样吗?

与张某有劳动合同关系的是“北京大生知行科技有限公司”,而在美国上市的公司是“中国在线教育集团”也就是COE,大生公司授予的也非本公司股权,而是COE的股票期权。

大生公司和COE的关系如下图:

法院认为:虽然股票期权系劳动报酬的组成部分,且大生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违法,但张某能否兑现相应的期权,需期权授予主体进入审理程序后,经过审理方可确定。因此,在本案中,法院对张某主张大生公司向其赔偿股票期权损失这一请求,不予支持。

张某想要获得赔偿的话,需要将COE列为被告,而COE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公司,且张某和COE的《期权协议》约定:“公司、被授权人及被授权人根据……本期权协议引起的或与之有关的诉讼、起诉或法律程序应当在香港处理,且应提交至香港有管辖权的法院”。

因此,张某在北京的法院向COE提起诉讼将会违反协议管辖。而到香港提起诉讼,所适用的法律又与内地不同。要知道,张某在内地法院要求兑现期权的基础是《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而到香港,由于适用的法律不同,张某的请求基础可能就不存在了,她的讨薪路可谓困难重重。

这应该是很多在海外上市的公司进行股权激励时都会涉及的问题:公司的业务通过中国境内的A公司开展,劳动者与A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但进行股权激励时,授予的是A公司在境外的上市主体公司B公司的股票或期权。这里会涉及两个合同:A公司与劳动者签订的《劳动合同》和B公司与劳动者签订的《股票授予合同》。由于合同的相对性,劳动者与A公司发生劳动纠纷,并不能要求A公司交付B公司的股票。

所以,从这个案例来看,如果公司在海外上市,当员工与公司就股权激励产生纠纷时,要实现权利会有较高难度。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