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熊猫金控互金梦碎)

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

文 ✎ 唐郡

编辑 ✎ 刘肖迎

“烟花大王”的互金梦碎了。

10月9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发布公告称,旗下P2P平台银湖网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经侦支队立案侦查,“烟花大王”转型互金的努力化为乌有,随后两天,公司股价连续跌停。

熊猫金控前身为熊猫烟花,是中国最大的出口鞭炮烟花公司,一度占据80%以上的出口份额。其实控人赵伟平被称为“烟花大王”,国内数得上名号的大型庆典活动,都少不了他操刀的烟花表演。

2014年,熊猫烟花趁着互金风口,开始向互联网金融行业转型,跨界领域包括P2P、小额贷款、众筹、大数据等,业务全面开花,好不热闹。

赵伟平曾直言,选择互金就是因为该行业”‘想象’空间足够大,充满魔力”,但他当时或许没料到,上升空间大, 下跌的空间也同样大。

01

“烟花大王”的烦恼

熊猫烟花前身为浏阳花炮,地处中国烟花之乡湖南浏阳,为浏阳市属企业,是中国最大的出口鞭炮烟花公司。

2005年前后,浏阳花炮经营陷入困顿,赵伟平持股92.5%的广州攀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攀达”)借机发起收购。截至2007年年底,广州攀达共计持有浏阳花炮6601.61万股股票,占公司总股本比例高达52.39%,实现绝对控股。同年,上市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2073万元,不仅扭亏为盈,且取得上市以来最好业绩。

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

次年,浏阳花炮改名熊猫烟花,赵伟平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鸟巢及长城烟花燃放总指挥,新生的“烟花大王”大放异彩,股价一度狂飙90%以上。

尽管曾给国人留下众多绚烂的记忆,但“烟花大王”也无法抵挡滚滚向前的大势。在环保压力之下,全国大中城市都陆续出台禁燃烟花爆竹的法规,烟花需求大减,这个延续1000多年的古老产业已成明日黄花。

实际上,鞭炮烟花从来不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上市以来,熊猫烟花毛利率仅在30%上下,净利率绝大部分时候没有超过10%,也就是说,每销售100元烟花,公司获得的净利润不超过10元钱,有时甚至只有一两元钱。

2007年之后,熊猫烟花营业收入依然上涨,但归母净利润却走入下行通道。截至2013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仅剩1000万元出头,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近2500万元。

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

烟花行业本身规模也有限。作为龙头老大,熊猫烟花的烟花销售及焰火燃放业务营收最高的一年仅有2.52亿元。赵伟平在接受采访时曾直言:“一个烟花企业能做到百亿市值就到顶了。”

转型迫在眉睫。

02

互金魔力

在浅尝房地产、酒店旅游、影视传媒等领域后,赵伟平看上了互联网金融行业,因为“‘想象’空间足够大,充满魔力”。

那还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创业大街上咖啡馆林立,店内坐满了对着PPT讨价还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而其中最火的创业方向就是互联网金融。

每个试图进入互金行业的人都信心满满,他们展示着中国远低于美国的金融渗透率,计算着中国没有信用记录的那10亿人群将是多大增量市场,描绘着如何用短平快的线上思维颠覆古板的传统金融机构。

显然,赵伟平相信了这个美妙的场景,至少表面上如此。

2014年4月15日,熊猫烟花斥资1亿元设立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小微借款咨询服务与交易促成、借贷信息咨询、借贷信息发布、投融资中介服务等,实际上就是P2P业务。

2014年7月1日,该业务运营平台银湖网上线运营,打着A股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的名号,吸引了不少拥趸。平台上线1个月已有过万名注册用户,线上融资项目全部满标。

截至年底,新设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为上市公司带来近2000万元的收入。年报中,公司宣布“初试互联网金融成效显著”,并称之为“新蓝海”。

这种收获的喜悦一直持续到2017年。期间,熊猫烟花干脆改名为熊猫金控,一边剥离烟花业务,一边投资设立众筹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参与设立相互保险公司合福人寿,甚至耗资2.64亿元拿下莱商银行5%股权。

当然,其最重要的业务仍然是P2P。2016年,熊猫金控又投资设立了另一个P2P平台熊猫金库,两大平台双管旗下,一时间好不热闹。

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

互联网金融没让上市公司失望。2015年—2017年,互金业务分别为上市公司贡献了1.55亿元、2.38亿元和2.48亿元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52.47%、71.23%和72.27%。

短短3年,互金成了公司收入支柱,“烟花大王”彻底转型为“互金大鳄”。但他无论如何想不到,互联网金融这片蓝海,不到4年即变成尸山血海。

03

梦碎P2P

雷军有句对创投圈影响深刻的名言:“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但这些起飞的“猪”没有想过,风口过了,该怎么从半空中落地。

2017年12月,一纸整顿现金贷的监管文件堵住风口,大大小小的P2P平台失去资金来源,接连爆雷,摔下来的“猪”们粉身碎骨,熊猫金控正是其中之一。

一开始,是债权转让(出借人提前退出)速度变慢,逐渐发展到标的逾期、提现困难。

2018年8月27日,赵伟平在直播中承认,上市公司旗下银湖网和熊猫金库出现了挤兑和逾期问题,预计将在2年内完成兑付。据称,2018年6月,上述P2P平台出现挤兑及提前退出的情况,提前退出金额每日都有两三千万元,公司已花费了四、五个亿解决坏账问题。

熊猫金控兑付危机就此摆上台面。

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

为安抚出借人,赵伟平在直播中承诺上市公司暂不会剥离P2P资产,其个人对逾期债务兜底,甚至以所持18亿元资产为熊猫金库未清偿余额担保,试图以时间换空间,渡过危机。

但兑付危机迟迟不见解决,出借人们却等来上市公司剥离熊猫金库和银湖网的消息。2018年国庆假期前夕,上市公司宣布将熊猫金库母公司股权转让给实控人赵伟平,随后春节假期前夕,又公告称将银湖网100%股权转让给赵伟平。

上市公司的做法很好理解。爆雷的P2P平台留在体内,不仅影响股价,还会影响业绩。2018年,熊猫金控巨亏5500万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对P2P业务期末应收服务费及债转资金计提大额坏账准备,公司年报还因此被审计师出具了非标意见。不如剥离了干净。

实际上,不只是P2P业务,2018年下半年开始,熊猫金控就开始大力剥离互联网金融业务,小贷公司、投资公司、莱商银行等资产被相继转让出售。

但赵伟平或许低估了出借人的愤怒。一轮又一轮希望落空后,部分出借人开始诉诸法律,向警察机关报案。早在今年6月,媒体得到消息称银湖网、熊猫金库已被经侦立案侦查,但上市公司极力否认,称未收到公安机关出具的任何与报道事项有关的法律文书。

直到2019年10月9日晚间,熊猫金控公开承认已经被经侦立案调查,这场扑朔迷离的“立案了没?”口水仗才告一段落,赵伟平“充满魔力”的互金梦也正式宣告终结。

截至10月11日,熊猫金控股价连续2日跌停,近3万股东被迫为“烟花大王”的梦想买单。

04

谁是大输家?

现在回看,熊猫金控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金融是资本的游戏,一家营收和利润规模偏小的传统行业公司,哪里就能在短时间内构筑一个金融王国呢?

熊猫金控资产规模顶峰时期不过12.70亿元,营收规模则从未超过3.5亿元,但截至目前,仅银湖网的待还余额就超过33.76亿元。

另一方面,赵伟平团队此前从未涉足金融领域,这次的互金爆雷潮或许就是他们对金融风险最深刻的认知,但命运很少给第二次机会。

关于这一点,最生动的例子是,银湖网官网至今仍挂着“历史平均年化利率为10.98%”的字样,而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公开告诫投资者,理财收益超过10%,就要做好损失全部本金的准备。

尽管如此,“烟花大王”绝非无知小儿。事实恰好相反,赵伟平是圈内公认的资本运作高手,其最经典的操作就是在入主熊猫烟花后的一波高抛低吸。

有媒体曾统计,2008年—2012年,上市公司股票处于相对高位,赵伟平趁机疯狂减持,其控股比例一度从50%以上降至28.28%,套现近7亿元。

2013年,熊猫烟花股价跌入谷底,赵伟平又抛出一纸定增计划,宣布对其实际控制的万载县银河湾投资有限公司定向增发4000万股,筹资39,560万元。定增完成后,万载银河湾持股高达24.10%,跃居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赵伟平实际控制股权比例回升到42.4%,控制权稳如泰山。

熊猫金控的股票怎么了

一抛一吸之间,赵伟平净赚3亿元。

进军互金后,赵伟平也曾试图通过定增募集38.5亿元资金增厚实力,遗憾的是恰好撞上监管趋严,定增胎死腹中。那是2016年9月,距离互金爆雷潮不到1年半,赵伟平已经没有多少腾挪时间。

但“烟花大王”就此一败涂地了吗?倒也未必。10月1日那场盛大的烟花表演仍是由他缔造,他的资产远不止一个熊猫金控,真正损失惨重的,或许只有跌停板上的股民和四处奔走的出借人。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193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