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子公司“脚踢”公募行业但权益投资是短板

但另一种声音认为,市场显然夸大了理财子公司的威力。《第一财经日报》援引接近监管层人士的观点称,理财子公司并不是“超级牌照”,理财子公司业务与信托业务存在本质区别。

例如,银行理财子公司不能开展财产权信托(设立特殊目的载体SPV)、动产或不动产信托、慈善信托等业务,银行理财子公司理财产品不得直接投资于信贷资产。另外,与基金子公司相比,理财子公司主要从事资管业务,也不能通过设立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

首批拿到入场券的建行也在公告中称,设立理财子公司不会对现有市场格局产生大的冲击。理财子公司发行的理财产品虽然是依据信托法律关系设立的,但不应理解为理财子公司具有信托业务牌照,两者在业务本质、投资范围、自有资金运用范围等方面具有明显区别。理财子公司与基金、保险资管、证券资管等其他资管机构在管理机制、经营理念、激励约束机制、投资运作和人才储备等方面也存在较大差异,各具优势和专长,总体上合作大于竞争。

“脚踢”公募行业 但权益投资是短板

从整个大资管行业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凭空出世,对于近14万亿元规模的公募基金的影响最大。这也意味着,经历了2008年以来最为惨烈的熊市,公募基金接下来的严峻挑战,不仅是如何力保净值,更要直面理财子公司的落地竞争。

“未来大资管行业只看银行理财子公司了,除了近2万亿元规模的余额宝,公募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前述合伙人提到。

一位深圳地区的公募基金总经理直言,公募基金的政策红利期已过,阻挡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成功,只有他们自己。“如何自我革命才是关键。”

上述公募总经理表示,公募基金受制于投资标的范围,无法在大类资产作出更多配置,“极度依赖于看天吃饭的A股,是权益类投资的制度宿命。”如果能投资商品期货、衍生品、房地产金融产品甚至美元资产,那权益类投资的情况会大不一样。

而银行理财子公司可以投资非标的政策红利,则恰好弥补了公募基金的投资标的短板,对于非标投资,尽管理财子公司有35%的比例约束,但公募基金需监管审批,一事一议,并且要在基金子公司架构下运作,政策受限较多。

对于目前公募基金倚重的固收类产品,理财子公司则更是比较优势突出。华宝证券在研报中指出,内部优势来自其固收团队的投研和风险管理能力,外部优势来自制度红利。

平安基金副总经理汪涛认为,等理财子公司从落地成立到团队搭建,风控建设和产品发行还需要一段时间,“短期而言对公募而言,影响不大。”但从长期角度来说,他认为这会加剧公募行业的马太效应,低于公募盈亏线的基金会陆续出清。

在汪涛看来,看到挑战,也要看到积极的一面。“这么多年,投资者对公募基金的信任度不是其他机构能快速建立的。”而银行理财子公司在对投资者教育方面,关键在于打破对于银行的刚兑幻想。面对赛道的新对手,公募基金一定是扬长避短。“并且可以争取更多的险资权益委外资金。”

公募基金和银行理财子公司并不一定是完全的竞争关系。“理财子公司可以发行FOF,对接的还是公募产品。”他说道。再者,银行的渠道,也并不会仅推销其理财子公司的产品,“现在渠道也市场化了,哪家产品好,银行就推哪家。”

短期来看,理财子公司设立并具备较强的权益投资能力仍需时日,且目前银行理财产品正处于向净值化过渡的初期,新产品的波动控制的要求比较高,大规模配置高风险的股票资产可能会导致净值大幅波动。

“因此,即便是银行理财子公司投资股市,初期也会采用FOF的方式,让公募去投资。”一位非银分析师预测,银行系公募基金与银行理财子公司,后期会出现资源激烈竞争的现象。

前有熊市震荡寻底,后有理财子公司追兵,公募基金在捍卫权益类投资的护城河上,还有更多的提高空间。

甩掉包袱 轻装上阵

按照银行理财子公司申请—批复—筹建—开业的流程,预计第一批子公司的成立最快也要到2019年下半年。

在前述咨询公司合伙人看来,目前银行最需要解决的,是把以前挪到理财池的不良贷款先清理掉,“这些账怎么算?算谁的?都应该先解决。”据他了解,最近多家银行都在加快清理过去的资产。

事实上,有银行从资管新规征求意见前后,就开始着手这一事项了。“不然全行业资管收入在2018年大幅度下滑,你以为是什么原因?”一家国有大行财会部人士反问《棱镜》。

工商银行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个人理财及私人银行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64亿元,同比减少约10亿元,原因是“受保险产品监管规范和资产管理产品于2018年开始缴纳增值税等因素影响。”同样,建行理财产品业务收入在2018年上半年为65.52 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 58.29 亿元,降幅 47.08%,主要是受资管新规及理财产品市场发行成本较快提升影响。

此外,资管人才的储备也成为各家银行的当务之急。据《棱镜》了解,目前市场上已经开始互相“挖角”。 近期邮储银行、浦发银行等纷纷在官网挂出招聘通知,涉及资管部门多个岗位。

能否在短期内建立一套市场化的薪酬激励机制,也被视为理财子公司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但在前述大行财会部人士看来,银行的资管部门属于利润中心,考核机制和子公司差不多,收入已经比行内其他部门要高。前期理财子公司独立出去大多数还是原班人马,因此收入不可能有太大的变化。

作为首家私募转公募的鹏扬基金总经理,杨爱斌认为,由于银行的激励制度问题,理财子公司对于现有公募的人才不会有太大吸引力。“但理财子公司的资本金强大,股东背景强大,监管政策也支持。”

前述咨询公司合伙人则认为,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平台足够大,“你原先管几百亿,到这里来第一天就可以管上千亿;原先管上千亿,到这里干两三年就可以管上万亿。”因此,这个市场对于很多资管人士而言,还是具有吸引力。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3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