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没钱补仓了怎么办(一招告诉你没钱补仓怎么办)

股票没钱补仓了怎么办

5月8日,全球投资大师,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在聪明投资者“问道·周期”与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现场对话。

邱国鹭问,底部没钱补仓了怎么办?万一美国政府没有救怎么办?73岁的霍华德毫不造作,回答地非常坦诚,当时自己没这笔钱,“会求别人出这个钱”。

他还回答了怎么知道日本是失落的二十年、而美国只是结构性调整一两年?怎么在市场大波动中保持平常心等问题。

以下是邱国鹭的演讲和对话内容,点击链接,查看完整视频回放。问道·周期——霍华德·马克斯见面会|聪明投资者

股票没钱补仓了怎么办

成长性掩盖了周期性

邱国鹭开场白:

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有机会在到“问道·周期”现场聆听霍华德·马克斯的发言。

其实周期在生活中随处可见,我们每一天大海的潮起潮落、月亮的阴晴圆缺、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周期。

在资本市场,其实我们碰到大大小小各种周期也难以胜数,从信贷周期到政策周期,从流动性周期到盈利周期,我们怎么样能够更好地把握周期的起伏涨落。

我们总觉得,在大大小小的周期中,总有一些是主要矛盾,有一些是次要矛盾,所谓的周期是一系列事件按照某种特定的顺序先后发生,那么我们必须要明白什么周期是另一种周期的先导。

比如,根据我们对国内股票市场的观察:政策周期经常领先于市场周期,市场周期又领先于经济周期,经济周期领先于盈利周期

首先要么是央行降息降准,或是财政政策的宽松,出现很多重点的项目,然后大家继续情绪比较悲观,但经过这些政策有一个3到9个月的传导期。

在这个过程中,市场慢慢开始见底。因为市场经常会是领先于经济周期,就像人们常说的“股票市场预测了过去五个经济衰退中的九次”,就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市场见底之后,又再经过3到9个月左右。

经济周期的初期复苏往往是增收不增利,收入增长了,企业的盈利还有一定的滞后性。你明白了先后顺序,其实就能在投资过程中,让概率和胜率成为你的朋友。

在A股这样的市场,投资者们经常会对一些新兴东西表示特别乐观,很多人会告诉你,这次不同了。但每次他们说这次不同了,其实是为历史的估值方法无法为现在的估值水平辩护。

所以,他们发明新的估值体系。每次说“这次不同了”之后,一两年也好,两三年也好,最后都是一地鸡毛。

人性是不变的。周期也是周而复始的。中国是快速成长的国家,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在国外需要五十上百年的成长历程,我们在15年里就完成了。成长性掩盖了周期性,因为有很多结构性的变化,让你感觉周期性不重要。

在A股,周期股是个贬义词,大家都要买成长股。但随着国内增速放慢,周期的重要性也会越来越突出。

所以我们特别感谢霍华德·马克斯先生在这个时候再出中文版的周期,这本书能够让我们更好的学习怎么样应对周期。 谢谢!

霍华德:我想回应一下,第一,他两次说到3—9个月,其实这个波段已经很广了,可短于3个月,也可以长于9个月。所以我的这位朋友已经把这种不确定性表达得非常清楚了。

第二,他讲到了当前周期所处的阶段。他讲到了月亮的阴晴圆缺,这跟地球上的人的行为没关,即使地球上没有人生存,月亮还是有它的阴晴圆缺,有它的变化,但是今天我们讲的周期是人的信心,以及资产价格的变化,还有制定政策决定。这些都是人的决定。我们会因为有人的存在而体验周期,人的心情有变化,人的行为永远是不可预测的。

过去中国20年,是非常规的。主要是中国经历了大的趋势,刚才你提到的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由于这3个大的趋势太强了,朝正的方向发展,把一些周期性的东西给掩盖住了,所以我们还没有体会到周期,没有遇到经济衰退。

但我估计可能以后会有,因为这三个大趋势的力量与相对重要性会消减,而周期性是来自于人性的,接下来它会体现出来,以后也会有这种波动。

“这次与众不同”的观念是世界上四个最危险的想法之一。我举个例子,当人们说这次与众不同的时候,有些人这样讲,是因为中国有自己的资源,有3个大趋势,中国不会有衰退。

诚然,这在短期内是对的,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对的,但是不可能永远正确。由于心理因素的起起落落,衰退周期早晚会在中国有所体现。

邱国鹭:感谢你,也希望每个周期就像春夏秋冬,就像月亮的阴晴圆缺一样,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样子可以使我们的工作容易得多,但确实,周期本质上是人性的一种体现

怎么知道是一两年的结构性调整,还是十年、二十年的大衰退?

邱国鹭:我想请教霍华德·马克斯先生一个问题:1990年日本开始进入历史周期大的顶部,房地产周期,市场周期,甚至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经济周期,之后有了“失去的20年”,虽然短期内大家都认为说可能只是一个经济衰退持续两三年,后来一下持续了20年。

2008年,美国碰到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大家可能觉得这次美国可能完蛋了,可能会像日本一样有个十几二十年,但其实过了一两年,美国又继续十年的经济增长。那么,我们如何判断周期是结构性十年二十年的衰退,还是一两年的正常周期?

霍华德:这些判断非常难,没有人能确定告诉你,这是小的调整还是长期结构性调整。

我们说经济学不是真正的科学,在美国,我们讲经济学是让人沮丧的学科。因为它缺乏清晰性,对于任何一个经济来说,它没有蓝图,经济也不会像机器一样去准确的响应,它不是机械性的,也不具备可预测性。大多数时候我们应该说这次并没有不一样,但有时候这次是不一样的,所以是很难做出绝对的判断。

我在80年代也经常去日本,当然在1986、1987年的时候,每个人都非常尊重日本的公司,包括美国人。特朗普当时就害怕日本人,就像今天害怕中国人。

他在80年代关于日本说的话,和今天说中国的话是一模一样的。我想当时他认为日本会统治世界,由于这种过度的乐观情绪,资产价格过高。

我1986、1987年去日本的时候住在洛杉矶,东京的皇宫土地价值超过整个加州的土地价值,这就说明了这个价格如何过头,这是一种极端的乐观,当然这个乐观也减缓了,已经到了38000点,然后跌到了8000点,基本在过去15年就在这个水平,现在可能又翻一番。但是可能还是只是30年前的40%,这是非常糟糕的经历。为什么?

为什么美国没有同样的经历呢?我想日本是这方面的异类,你可以去看一下经济的推动要素,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经济学家所说的动物精神,也就是乐观的精神,大家的抱负,大家的梦想,赚钱的渴望,突破常规的意愿做与众不同的事情的意愿。

我不想说不客观的话,这些因素在日本的社会是比较低的,他们不鼓励大家突破常规,与众不同,去勇敢创立梦想,要很有活力。

我可以说,80年代末的泡沫是异常的现象,并不是日本社会典型的现象,日本社会不应该有这样的泡沫,不然就不会泡沫破裂,也不会有这么糟糕的30年经历。

我认为美国跟日本相反,中国跟日本也是相反的。中国有很多创业精神,很有活力。美国人也非常想要知道中国人为什么这么乐观,社会主义的国家为什么这么乐观,有这么多的抱负。

我来了这里以后看到,大家是很乐观很有抱负的。就像美国非常快从全球金融危机恢复一样,我认为,中国也会从经济放缓当中恢复过来。

在我结束之前,我想说,除了我所说的民众行为让美国政府走出危机,美国政府也做的非常好,伯南克、盖特纳和保尔森,他们采取非常强有力的、明智的行动,他们也非常幸运,这是非常好的组合。

强有力的行动、明智的行动、运气,这三者结合在一起,使得美国非常快速地从全球金融危机中恢复,只有6-9个月是非常糟的。

我也感到很惊讶,风险的容忍度,以及人们愿意承担风险的情绪很快就恢复了,这使得我们很快走过危机。

越跌越买,没钱补仓怎么办?“如果我当时没这笔钱,我就会求别人出这个钱”

邱国鹭:您也书里面也提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你们有一个有杠杆的基金。当时您第一次请客户增加投资,客户投了,第二次再请客户增加投资,那时候就在2008年年底,客户就没有投,您自己把它接了下来。

作为一个职业投资管理人,如果当时你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把它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

你也说,事后确实因为美国政府的政策应对非常正确,还是有一点点的运气。如果最后这个应对不正确了,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政策会不会起效果,对一个没有能力代替客户来增资的一个职业管理人,应该怎么办?

霍华德:我当时有一个杠杆基金,杠杆也不高,我们投资于一些高级的债券,它们从来没有跌破96,当时如果跌到88就要追加保证金了,他们威胁要这么做,所以我们找了投资者,要求有更多的投入,降低杠杆,他们就出了资金,相信了我们,我们从4比1的杠杆降到了2比1。

然后,价格继续跌,如果价格跌到65%,就要追加保证金,他们威胁要再追加,所以我们要从2比1降到1比1的杠杆。

在价格下跌的时候,人们会更加地忧郁。他们认为不是便宜的买进机会,他们认为会有很大的损失。在88的时候投资的人,在60多的时候可能就不愿意投资了,太沮丧了。当然,也会有个别人愿意这么做。

我认为我有责任来拯救这个基金,所以我投了自己的钱,来取代一些投资者的钱。很幸运,投的钱没有很多,我也可以出这个钱。

这也给我一个很重要的教训:在投资过程中,你要达到平均风险回报很简单,但是我们不满足,我们想有超过别人的投资回报、更好的利润。那么,更高的回报来自哪里呢?

大笔的盈利来自哪里?好赚的大钱,是来自于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你做的事情大家也都急着要做,并且跟你抢着做,你只有在出钱最高的时候才能做,这就意味着不可能成功。如果你是要买入,别人都不愿意买,你就可以低价买入,有很好的回报。

我当时这么做(注:投入自己的钱),不是因为我想抢走投资者的机会,还是觉得我有这个责任。结果证明,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一笔投资。

这个问题答案是,如果我当时没这笔钱,我就会求别人出这个钱,可能我能说服他们这么做的。但是,要是美国政府没有做这个决定,我也不可能成功。所以,你一方面需要承担风险,也需要一些运气,还需要一些聪明。

面对市场波动,怎么保持平常心?“最好的篮球教练不能让他的球员长高”

邱国鹭:书中也提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美国股市过去47年平均回报是10%,但其实其中只有三年的回报是在10%附近,从8%到12%,反而有13年是在20%以上,要么是跌10%以上,或者涨30%以上,这是体现的就是人性总是喜欢走极端。

你觉得,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们怎么样才能保持平常心,能够冷静对待市场的这种波动?

霍华德:如果你看一下50年的经济走势,有时候会上上下下,是比较平缓的上升;如果你看一下公司的利润,有更大的波动,因为公司有运营杠杆和财务杠杆;如果你看一下股市,波动会非常大。为什么会有差异?为什么股市波动比经济与企业大很多呢?很显然,答案就是因为人。

在我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我母亲说,霍华德,低买高卖,这很明显。问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一块骨头、人性的每一个方面,都迫使我们高买低卖,高点的时候很兴奋想着要买,低点的时候想着要抛。

我们要克制这一点。要知道,如果我们的想法行为跟别人一样,如果我们的情绪和别人也一样,那么,我们也会高买低卖,我们必须要摆脱情绪,要反情绪。

如果你没有情绪,那你长期就会很好。但如果你是逆向投资者,你能够高抛低吸,在别人高买低卖的情况下,你就会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第二个问题,怎么样让自己做到这一点。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也没有答案。摆脱情绪是很重要的。

如果你的情绪和其他人的情绪一样,你也会和别人一样犯同样的错误。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问题是能不能改变。

篮球中有个说法,最好的篮球教练不能让他的球员长高,问题是能不能教别人去摆脱情绪。我认识最好的投资者是没有情绪的,这导致了他们的成功。就像刚才巢瀚婷所说的,每周投5亿美元,也就是9月5号雷曼兄弟破产。

当时投这么大的钱对于我来说,情绪是有很大挑战的,但是我们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我们做了跟别人相反的事情,别人卖,我们就买到了最便宜的东西。芒格说,这个是不容易的,我们知道任务是什么,但是做到不容易。你写的哪两本书?

邱国鹭:投资中最简单的事,投资中最不简单的事。

霍华德:就是这样。我之所以要问你,是因为我在英国有个优秀的投资者朋友,他出版了一本书,标题跟你的差不多叫《简单,但不容易》。

投资的任务是很简单的,很清楚的,我们都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但是不容易做到。情绪带来最大复杂性的,经常会改变人们的意见。

(本次活动由易方达基金战略支持)

延伸阅读:

聪明投资者艾暄之城:我们相信什么?|聪明投资者

刚刚!霍华德·马克斯中国首秀:大量买入机会已经出现?|聪明投资者

全球投资大师谈世上最痛苦的事:过社会给你画的目标,最后发现浪费了自己时间|聪明投资者

杨爱斌提问高债务是否会痛苦调整?霍华德·马克斯给出明确判断|聪明投资者

霍华德·马克斯回答刘建位提问:赚钱只需要有钱和有种|聪明投资者

林利军提问下一次经济危机什么时候发生?“赌”对5次的霍华德·马克斯给出一个明确警告……|聪明投资者

小雅提问霍华德“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以自己的方式度过这一生|聪明投资者


点击右边链接下载聪明投资者APP,更多精彩在等你!LinkedME

声明:凡注明“聪明投资者”的作品,版权均属聪明投资者。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违者必究。所有文章旨在记录和传递信息,不代表“聪明投资者”赞同或反对其观点。

股票没钱补仓了怎么办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5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