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新锂能股票怎么回事(盛新锂能转型新能源之殇)

时代商学院研究员 陈鑫鑫

与控股股东腾挪资产、抛弃纤维板而进军锂盐业务,盛新锂能(002240.SZ)近年来上演了一出资产“左手倒右手”的好戏,然而,其转型之路走得是否顺畅?

4月6日,盛新锂能(002240.SZ)发布了向控股股东出售子公司的公告,持续地剥离原主业“纤维板”,加速向新主业锂盐业务转型。

2020年9月,盛新锂能将旗下四家纤维板子公司55%的股权出售给控股股东,资金用以满足新主业锂盐的扩产需求,并于2020年11月将公司简称由原来的“威华股份”更改为“盛新锂能”,以表变更主业的决心。

但时代商学院研究发现,盛新锂能的锂盐业务毛利率远逊同行天齐锂业(002466.SZ)及赣锋锂业(002460.SZ)。此外,由于新主业锂盐产能扩张较快,导致资金紧缺,出售子公司后仍需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补充资金,且短期负债较高,速动比率低于正常值,偿债风险不小。

一、与控股股东左手倒右手,腾挪资产进军新能源

盛新锂能的旧称是威华股份,主营业务是人造板、家私、木材、木制品加工、销售。2016年,其控股股东变更为在矿业投资上有积累的深圳盛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屯集团”),并于同年通过增资控股致远锂业与万弘高新,进军锂盐业务。此后,盛新锂能开始扩建产线,首条1.3万吨锂盐生产线于2018年3月建成投产。

财报显示,在未引入锂盐业务之前,2015—2017年盛新锂能的净利润分别为-1.95亿元、2340.58万元、2626.16万元,盈利水平较弱,且波动巨大。

2019年,盛新锂能通过发行股份及现金支付的方式作价9亿元收购控股股东盛屯集团持有的盛屯锂业100%的股权,而盛屯锂业持有奥伊诺矿业75%的股权。这是盛新锂能与控股股东腾挪资产的第一步。

2020年9月,盛新锂能发布交易报告书,宣布将旗下四家子公司的55%的股权转让给盛屯集团及其旗下公司,交易价格为9.2亿元。需注意的是,这四家子公司是盛新锂能“纤维板”业务的主体,这意味着盛新锂能开始剥离其原有主业——纤维板。

为此,盛新锂能还收到深交所重组问询函,被要求说明本次交易是否有利于增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对公司2020年业绩的影响等问题。

盛新锂能回复称,目前,我国纤维板行业处于供求平衡的饱和状态,同时行业集中度低、竞争较为激烈。在此背景下,公司要实现纤维板业务继续增长的难度较大,反而容易受到宏观经济波动的不利影响。未来公司将以“全球锂电新能源材料领域领先企业”作为战略目标,通过新建、扩建锂盐加工产能和并购上游锂矿石资源,打造上下游一体化运营厂商。

二、锂盐业务毛利率持续下滑,持续经营能力待考

盛新锂能毅然决然要做锂盐业务,甚至不惜出售原有主业补充扩产所需资金,那么,经过3年时间,锂盐业务究竟发展如何?

公开资料显示,2018—2020年上半年,锂盐业务分别实现收入2.49亿元、5.06亿元、1.7亿元,2019年同比大增103.21%,但2020年上半年却出现滑坡,同比减少22.37%。

从营业利润来看, 2018—2020年上半年,该业务营业利润分别为0.42亿元、0.9亿元、-0.14亿元,2020年上半年陷入亏损。

锂盐业务亏损源于产品价格的持续下跌。2018年4月以来,锂盐产品价格处于不断下滑状态,2019年锂行业整体也表现疲软。

此外,相较同行,盛新锂能的盈利水平也明显较弱,尤其是2020年上半年同行并未陷入亏损。

2018—2020年上半年,盛新锂能的锂盐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31.59%、17.79%、-8.17%,均明显低于同行的天齐锂业(002466.SZ)及赣锋锂业(002460.SZ)的同类业务毛利率。

盛新锂能股票怎么回事

天齐锂业及赣锋锂业的高毛利率,一定程度上来源于自有矿产可以提供廉价原材料。而实际上盛新锂能亦拥有自有矿产,但其毛利率依然远低于可比同行。

盛新锂能于 2019 年 11 月收购的盛屯锂业拥有奥伊诺矿业 75%股权,奥伊诺矿业则拥有四川省金川县业隆沟锂辉石矿采矿权和四川省金川县太阳河口锂多金属矿详查探矿权,其中业隆沟锂辉石矿已于 2019 年 11 月投产,原矿生产规模 40.50 万吨/年,产出的锂精矿全部销售给致远锂业用于锂盐生产。

锂盐业务毛利率持续走低,业绩大起大落,在亏损边缘挣扎。在剥离纤维板业务后,盛新锂能的持续经营能力备受考验。

三、负债高企,资金链紧绷

主业切换到锂盐等新能源材料后,盛新锂能选择大规模扩产,其子公司致远锂业的锂盐设计产能为 4 万吨/年,包括 1.5 万吨单水氢氧化锂和2.5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

截至 2019 年末,致远锂业已投产产能为 2.3 万吨,包括 0.5万吨单水氢氧化锂和 1.8 万吨电池级碳酸锂,其余设计产能于 2020 年下半年建成投产。除了已经处于建设中的锂盐产能外,盛新锂能中长期扩产规划也处于论证中,未来产能规模将持续扩张。

从投资现金流来看,2018—2020年前三季度,盛新锂能“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5.05亿元、3.96亿元、2.27亿元。从盛新锂能的扩产规划可以预测,未来其投资现金流将持续流出。

新主业大规模扩张需要大量资金,但盛新锂能的经营现金流及盈利水平却难以支撑其扩张。

财报显示,2018—2020年前三季度,盛新锂能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094.29万元、1879.10万元、-4.25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17亿元、-5924.06万元、5054.03万元。

可见,盛新锂能经营现金流入不敷出,且2020年出现明显恶化。净利润也持续下滑,若非2020年9月出售子公司补血,2020年其净利润将严重下滑。

可以看出,盛新锂能自身的造血能力无法支撑其扩张。

从负债来看,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9月末,盛新锂能的短期借款分别为5.61亿元、9.21亿元、7.5亿元,占总负债的比重为39.5%、41.17%、45.15%,短期负债金额和占比整体呈上升趋势。同期,其速动比率分别为0.42、0.4、0.86,均低于正常值1,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

盛新锂能的资金紧张,从其募资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亦可看出。

2020年6月,盛新锂能发布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拟募集18.5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有息负债。然而,定增方案一波三折,经过三次修改后,募资金额从18.5亿元减少到11.5亿元,再降至9.5亿元,最终才获证监会审批通过,但募集金额已仅为初期规划的半数左右,能否满足盛新锂能的扩产需求仍存疑。

此外,为补充资金,盛新锂能继续出售子公司股权。继2020年9月出售4家子公司55%的股权后,2021年4月6日,盛新锂能发布公告称,将出售子公司广东威利邦木业有限公司剩余的45%股权,交易金额为3.55亿元。

经营现金流水平恶化,负债高企,资金紧缺,盛新锂能依靠频繁出售子公司能否维持新主业扩张及正常经营需求?这仍待进一步观察。

【严正声明】

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撰写,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未经时代商学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其他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获得授权转载,仍须注明出处。(联系邮箱:sdshangxueyuan@sina.com)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5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