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冠绝同行的广发基金刘格菘前三名都是他

曲艳丽 | 文

这剧本完全想象不到。

2019年冠绝同行的竟然是广发基金刘格菘。他管理的N只基金都闯进了本年度公募基金的业绩排行榜。

最夸张的是,前三名都是他。

一整年里,A股在3000点上下颠簸,指数只是微微颤动,而他的收益率却超过100%。

只不过,他这个状元,有点一言难尽。​

1

豪赌半导体

刘格菘重仓配置了半导体、5G、芯片等等A股最火爆的板块。

这三只基金的重仓,基本一模一样,在1-3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基本重叠。

持股很集中,前十大重仓股基本占到70%左右,超过一半是半导体和软件股。除此之外,刘格菘也很偏爱康泰生物、健帆生物。

这一波国产替代的科技大浪潮,广发基金这三只产品押对了,这是业绩如此出众的关键原因。

剧本要画风突变了。

在广发基金之前,刘格菘在融通基金。

在2015年上半年,刘格菘还风头正劲。转眼间,上证指数自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底,跌幅23%。而刘格菘同期管理的融通互联网传媒、新区域新经济两只基金的跌幅却接近50%。

在融通基金表现不佳,在广发基金却一炮而红,并不是因为“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背后的原因,无非是“风格”二字。

高仓位、集中持股、all in 特定行业,结果就是,在契合的市场环境下,一骑绝尘、远远跑赢同行。然而,一旦市场风向变化,则有可能分分钟跌下神坛。

2

师出同门

这个剧本似曾相识。

10年前,中邮基金的投资总监是彭旭,任泽松、刘格菘都在其麾下。

彭旭出身营业部,是当年的中邮基金风格的开创者:高仓位运行,集中持仓。

彭旭管理的中邮核心优选在2007年就是公募基金第一名。2008年跌幅-62%,2009年涨幅105%,之后2010-2012年连跌三年。当年,彭旭盈亏同源,都是因为重仓了钢铁、券商。

任泽松也是类似。2013年,任泽松在中邮基金,其管理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以80.38%的业绩勇夺公募基金第一名。

2014年,该基金收益率57.29%。2015年大牛市,回报106.41%。从这时候开始,风停了,到了2016-2018年,该基金连跌三年,其中2016-2017年大幅跑输大盘。

任泽松管理的中邮双动力,甚至因规模持续萎缩,在2019年清算。2018年6月,任泽松黯然离职。

任泽松从来没有变过,all in 创业板而且敢于重仓。哪怕在2015年底创业板指数反弹结束后,任泽松也没有及时反应,在随后的两年内依然豪赌。

“爱就爱到底。”

刘格菘身在广发基金,但他身上依然有抹不去的“中邮”痕迹。都是买科技,他下手也比别人重一些。

3

一桩奇事

之前听说了一桩奇事,沪上一位以凌厉、剑走偏峰见长的投资经理,今年一度净值被砸到五毛,就在此时,他卖掉几千万的豪宅,全部投入到自己的基金,净值很快就一块二了。

只能说目瞪口呆、相当了得。

就像刘格菘凭借一只“迷你基”都能登上权益冠军宝座:广发双擎升级在2019年二季度的净资产尚不足5000万,最新规模也不过8.6亿元。

以任泽松、刘格菘等为代表,这其实是基金经理的一种流派。他们不是庸人,真的很有两把刷子,有一股刀锋战士之感。

只是,近年来,这种流派在公募基金已经愈发少见。

因为做股票投资,最重要的是长跑能力。

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逻辑:

第一年回报率100%、第二年回报率-40%、第三年100%、第四年-40%……这样循环下去,10年的投资回报率是149%;

而每年15%,连续10年后的回报率是305%,显著高于前者

在如今的基金营销中,各家引以为傲的是那些长达十数年业绩保持优秀,“积跬步,至千里”的稳健长跑者。

“10年10倍基”,才是当下的政治正确。

市场上有长跑健将,当然也会有很多短跑选手。

像当年彭旭管理的中邮核心成长,在2007年底份额达到423亿份,基民恨不得打破头抢着买。然而,在成立的12年后,累计收益率为亏损-36.8%,仍剩下84亿份额,苦熬。

12月20日,刘格菘新发行一只基金“广发科技创新混合”,认购规模接近330亿元。以10亿的规模上限计,认购成功率不足3.3%。

这是2019年的最后一只爆款基金。

大多数人不会细究基金经理过往的种种业绩表现。据业内人士称,爆款基金的出现,最关联的是最近两个季度的业绩,可能被认为判断对了趋势。

这只基金的后市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取决于2020年市场风格是否变化,半导体、5G概念股是否依然繁花似锦。

全市场基金经理有数千名,包容得下种种不同的风格,所以,赌性大的基金经理也会有赌性大的拥趸。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5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