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一哥”刘格菘的建仓策略是怎样的?

虽然刘格菘并不想给自己贴上“科技成长”的风格标签,但从其过往单独管理的基金持仓来分析看,其管理的基金风格稳定偏好科技成长股。

以上表格是刘格菘在相关基金公司管理时间最长,且是单独管理的基金持仓情况。从持的有个股来看,刘格菘的成长风格非常明显,行业上则多为计算机、通讯、电子等科技类企业。

爆款基金的打造策略

那么如此大规模的基金,“公募一哥”到底投资思路是啥?

刘格菘的建仓策略是怎样的?

可以发现,刘格菘在今年第一季度期间的持仓策略发生大幅变化:淡化了对单一重仓股的集中投资,第一重仓股在最近五个季度内持仓比例首次降至8%以下,此前一直不低于9%;前十大重仓股的合计持仓比例也较上一季度下降10个点。

此外,从持仓来看,刘格菘一季度期间开始覆盖更多的行业,淡化单一行业的配置,尤其减少了科技股的比例。但在分散的同时,仍加大对细分行业的集中操作,一季度“信息化”行业成为刘格菘看好的新“核心资产”。

从基金净值的表现来看,虽然科技股从2月下旬开始暴跌,但刘格菘管理的产品在一季度的回撤控制还不错,相比同类风格基金跌幅少10个点左右。

刘格菘目前管理广发双擎升级、广发科技创新、广发创新升级、广发多元新兴等多只基金。今年1月下旬,广发科技先锋基金成立,成立时的规模接近80亿,目前的基金规模高达248亿。

数据显示,刘格菘管理的多只基金合计规模接近600亿,这些基金风格具有一定的相似度,堪称一只“超级基金”,尽管其中有部分基金为刘格菘与他人共同管理。

由于刘格菘管理的系列基金配置结构比较类似,一度引发市场质疑——他在单一个股、单一行业的集中配置策略,可能无法适应超大规模的公募基金。

焦点问题来自刘格菘的“成名之作”最初是一只迷你型基金——广发双擎升级基金。

该基金原本不被市场重视,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的资金规模仅为5000万,该基金的部分基金持有人到2019年第二季度甚至还有赎回,在第二季度期间该基金的净值表现略有波动,数据显示当期期末的资金规模还不到5000万。

但从2019年第三季度初开始,广发双擎升级基金的重仓股开始发力,由于业绩表现极为优异,令投资者大吃一惊。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广发双擎升级基金规模已暴增十几倍,但不管如何,它的规模当时也还不到10亿,这一级别的规模是基金经理操作起来比较舒服的规模。

从组合持仓看,2019年上半年,刘格菘在组合中主要配置医药生物、光伏、电子等行业。7月,他从行业供需格局出发,通过调研发现电子行业的景气走出上行周期,于是增加了电子的配置。三季度开始,电子、计算机等科技资产表现比较强,他的基金净值一路上涨。

市场的疑问在于,由于刘格菘最初管理的基金规模小,覆盖的股票也可以较少,通过集中持仓的方式,可以迅速放大基金的净值增长优势,但如果管理的基金规模过大,是否还能获得如此优异的业绩。

而今,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基金规模已经超过140亿,今年1月下旬成立的广发科技先锋基金规模更是超过240亿。虽然基金规模已十分庞大,基金经理的操作难度提升较多,但数据显示广发科技先锋基金成立以来的三个月内仍有接近8%的正收益。

不过,根据公开披露的基金一季度报告,刘格菘的操作策略发生了某些细微的变化,这解释了广发双擎升级基金、广发科技先锋基金的净值增长原因。而确保净值增长的原因,则需在高波动的市场环境下,控制好回撤。

通过公募基金的净值数据推测显示,今年一季度的市场系统性回调期间,科技股板块大幅下跌,刘格菘管理的多只基金的平均回撤仅为15%,在控制基金净值回撤上,领先同类基金大约10个点,回撤的控制已经暗示了这位明星基金经理的策略在一季度发生了变化。

显然,刘格菘也在适应“超级基金”的管理规律。

如何在科技股暴跌时控制回撤?券商中国记者从刘格菘与银行渠道的内部交流中找到了答案。

刘格菘介绍,控制回撤有几个方法:一是总仓位,二是结构。

“中长期看,控制回撤最重要的方法就是选择好资产。举个例子,如果我们能在2018年找到养殖板块,可能当年投资收益也会不错。”刘格菘在与银行渠道的内部交流中说,对于组合管理来讲,控制回撤最重要的就是组合的结构,要配到盈利增长确定性最强、市场最认可的方向,这种资产一般是涨多跌少,如果配到这种资产,组合管理会相对轻松,换手率也不会很高。

比如在今年2月份,他管理的基金有新增资金申购,当时科技板块表现比较火,在那个阶段,他在组合中主要配的是医药,加了一些科技上的新方向,如云计算。而云计算方向在3月调整时的回撤幅度远小于电子。总体来说,就是结构的优化,增加核心资产的配置。

从中长期来看,这位明星基金经理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科技方向主要看好两条主线:一是新基建,包括5G、云计算、数据中心;二是自主可控产业链,包括半导体、计算机、操作系统等。如果企业大部分的需求在国内,供应链层面受到一点影响,企业中长期的盈利能力预计还是不错。这是中长期的主线,今年、明年都是以这个方向为主。

在上述与渠道的交流中,也有理财经理提出疑问,当管理的基金规模变大,对基金业绩会不会有影响?

对此,刘格菘也做了详细的解答。

刘格菘说,新基金成立后,管理规模确实有一定提升,但规模变大后,对基金业绩的影响比较小。

这是因为,主动管理的Alpha会有两种:

一种是行业中性,依靠精选个股战胜指数,跑赢基准,建立Alpha;

另一种是做行业配置的阿尔法,非行业中性,靠对产业链的深入调研,找到需求扩张的行业,理论上管理规模的天花板会更高,毕竟行业的体量比个股要大。

“我管理的基金组合在过去获得较高的Alpha,其来源不是行业中性,而是选择了处于扩张阶段的行业,获取了行业配置上的Alpha。”

刘格菘认为,只要对产业趋势判断正确,选出来的公司业绩符合预期,理论上这种Alpha是可以赚到的,它跟管理规模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做行业配置规模的上限也可以大一点。

和刘格菘其实没有太大关系?

融通基金净值_融通基金净值查询_融通新蓝筹基金净值查询

“迷你基金经理”逆袭管理“超级基金”,那么规模巨大的基金是如何“铸成”的呢?

答案是,投资者的追捧。

但也有人认为,这跟刘格菘没有太大关系。

(以下摘自——从刘格菘来说如何科学的追冠军基金)

先说结论:

1、冠军基金或是冠军魔咒出现的原因是夺冠当年的市场风格和第二年的市场风格不同,往往是市场风格变了,风格不适应了;

2、刘格菘目前看业绩还可以是因为刘格菘其实其实不是2019年上半年崛起的,而是顺应2019年下半年科技领域上涨趋势崛起的。

3、刘格菘只不过是科技类股票向上趋势的主动型基金代表,科技类ETF是被动代表,仅此而已。

4、目前科技领域上涨趋势延续,所以刘格菘的基金暂时没有太大问题。

5、未来操作的信号就是科技股向上的趋势是否继续延续。

正文:

一、冠军魔咒

之前说了“百亿魔咒”,今天说说“冠军魔咒”,我看看抽空我再说说“88魔咒”。

冠军魔咒这也是公募基金圈流传较广的一个说法,说的是上一年夺冠的基金,第二年业绩不会太好,甚至可能倒数。

比如前几年知名的基金长信量化先锋,国泰互联网+,又比如17年一堆人高喊“东方红是非卖品”。

这些基金大家还有印象吗?好像都被打脸了。

这些知名基金甚至冠军基金为什么后来都被打脸了?

不是基金经理水平突然滑坡了,而是市场风格变了。

融通新蓝筹基金净值查询_融通基金净值查询_融通基金净值

小盘股造成长信量化先锋等等基金崛起,然后17年突然开始炒“漂亮50”了,反正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漂亮50”到底是哪些股,但是反正蓝筹股火了,东方红就厉害了,“东方红死了都不卖”“东方红是非卖品”就是这样喊出来的。

是不是真的要买蓝筹了认东方红了,OK,你买了就迎接18年的大跌,18年底惨到不行了,OK,谁能想到19年大牛市啊,大牛市。

一年一个行情,你说你咋办吧。

二、打麻将

在这里我用打麻将来解释一下,只要不是新手,一个人的水平短期基本稳定,不会像金庸武侠小说里面男主人公突然遇到绝世高人点拨,短时间突飞猛进,也不会短期突然失忆。

但是打麻将时候,我们经常发现:今天手气顺了,啥牌都能赢啊,但是也会发现啥牌都赢不了。

市场风格也是这样,我估计也就我一个人敢用打麻将来解释基金经理风格。

三、刘格菘为啥啊?

OK,我们回到刘格菘的例子。

刘格菘在2019年的业绩我就不说了,前三名都是它。你也会发现刘格菘之前在融通基金时候业绩一般,这也是很多人diss他的原因,说刘格菘2019年运气好。

再次我就不讨论了,我来说说刘格菘为什么2020年目前来看业绩还可以。

这是刘格菘的广发双擎升级基金,005911,虽然目前排名不是今年基金的第一位,但是今年以来已经涨了超过30%了,排名也不错,大部分持有人也应该满意。

这是刘格菘去年年底时候募集的一个次新基金广发科技创新基金,008638,目前净值也差不多1.2,两个月赚了20%,持有人也应该满意,创业板最近很强势,但是从最近一个月业绩来看,这个广发科技创新混合基金也跑赢创业板指数。

那么问题来了,都说冠军魔咒,冠军魔咒,头一年的冠军基金不是第二年要完蛋吗?咋刘格菘业绩反倒还可以那?刘格菘是神仙吗?

融通基金净值_融通基金净值查询_融通新蓝筹基金净值查询

四、我的解释

刘格菘是2019年的业绩冠军,这个没有争议,但是刘格菘靠什么崛起的?

大家来看看广发双擎基金的规模就看到了:规模是三季度起来的,也就是一二季度跟他没什么太大关系。

一二季度大盘普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时候啊,闭着眼买股票都能赚钱,你让我这种水平的人当基金经理也能赚钱啊。

刘格菘是三四季度起来的,一二季度他基金五千万,当时大盘涨了百分之二三十,规模还下降了。

那么三季度大盘发生了什么?

过去一段时间,大家可能记得我多次说过一个奇谈怪论:创业板出来的时候,中小盘是好选择;科创板出来的时候,建议关注创业板。

为什么?

因为新出来的玩意概念多,关注度高,市场资金蜂拥而至,而次新板块经过几年发展,已经开始优胜劣汰,募集资金研发科技或是并购都应该出业绩了,反倒更有性价比了,所以应该关注。

很多人喊2019年是一个“核心资产”大年,错,2019年不应该这样看:2019年上半年是“核心资产”,下半年完全不是这样。

大家看我截图:2019年7月22日科创板出来以后,宽基上创业板强势,板块上科技股强势。

伴随这一现象,你会发现以科技ETF、5GETF、半导体50ETF等科技类ETF崛起,刘格菘也崛起了,至少是获得市场认可了,三季度规模能增长十几倍。

你会发现其实刘格菘不是特例,刘格菘只是去年下半年开始的科技股大趋势的一个例子。

去年下半年科技股大趋势,体现在被动基金上就是科技大类ETF崛起,体现在主动基金上,就是出现了一批抓住科技股行情的基金经理,刘格菘只是其中一个例子。

融通基金净值_融通新蓝筹基金净值查询_融通基金净值查询

这是刘格菘的广发双擎基金四季度的持仓,大家看是不是:生物、软件、信息技术等等科技股。

五、趋势

那么结论就好说了,刘格菘能不能继续持有,和科技类ETF能不能继续持有归根结底是一个问题:科技股崛起的趋势能不能延续。

刘格菘只不过是科技类股票向上趋势的主动型基金代表,科技类ETF是被动代表,仅此而已。

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一直是“宽基上创业板强势,板块上科技股强势”,所以冠军魔咒暂时不会出现,只要科技涨,刘格菘的业绩不是第一,也不会太差。

当然,科技股开始跌了,你可能就要离场走人了,毕竟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六、写在最后

1、刘格菘是去年下半年开始科技类股票的崛起的一个体现,即使不是刘格菘,也会出现什么王格菘、李格菘、张格菘,所以没必要diss刘格菘,当然也不要神话刘格菘;

2、刘格菘和科技类ETF能不能继续上涨,本质是都是一个问题:科技股的向上趋势能不能延续。

谁会是下一个刘格菘?

从1998年首批基金公司成立至今,公募基金已经走过了近22年的时光,“公募一哥”这一称呼,也几番“易主”。

曾经的“一哥”王亚伟,他所管理的华夏大盘精选,业绩长期在公募基金中排第一。在2008年的大熊中,他凭借“熊市跌得比别人少,牛市涨得比别人快”,让许多基民甚至基金经理都对他十分崇拜,王亚伟也因此被冠以“公募一哥”的称号。

除了王亚伟外,任泽松也是不得不提的一位,他是继王亚伟之后,另一位被冠以“公募一哥”称号的基金经理。他管理的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曾以705.9%的净值增长率领跑公募行业,领先排名第二的银河主题策略超过150%。

如今接替任泽松成为“公募一哥”的刘格菘,作为近十年来首次出现的包揽主动型偏股基金业绩前三甲的基金经理,“三冠王”的光环有多大,可能大家对他的期待就有多大吧。

总的来看,任何一年的业绩冠军背后,都有运气的因素,但我们也不应该忽视了刘格菘过去十年磨一剑的深度积累:从成功到挫折,再从挫折到进化。从其持仓的个股和股票换手率来看,刘格菘的投资体系近两年来有了较大改进。

投资就是在不断进化的过程中最终找到一个更好的自己,没有哪一个基金经理可能适应任何市场环境,在成长股近日虽然出现较大的调整,但难改全年成长型行情。

除了刘格菘之外,市场上还有不少成长风格的基金经理,已经在基民中名头响亮的包括冯明远、胡宜斌、黄兴亮、蔡嵩松、郑巍山等人,或许他们欠缺的仅仅是一项年度状元的桂冠。

原创文章,作者:火推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bht.com.cn/n/673.html